当前位置:首页 > 丰碑杨门章节目录 > 第0889章 远航预归

第0889章 远航预归

    在场的一帮孩子里,穆桂英年龄最大,个子最高,加上她还配有短剑,所以她的威胁,包拯不敢不听。
  
      “不敢不敢……”
  
      包拯快速地摇头。
  
      “那……你们比什么?”
  
      包拯弱弱地问。
  
      “刀枪剑戟!”
  
      “诗词歌赋!”
  
      杨宗卫、柳永,同时开口。
  
      说完以后,凶狠地瞪着对方。
  
      他们虽然是孩子,可是却远比同龄人聪明,他们深知比斗什么的,自然要比自己最擅长的。
  
      柳永等人几乎都是出自书香门第,诗词歌赋自然是他们最擅长的。
  
      而杨宗卫三人,虽然从小也有名师教导,但是因为杨七不喜欢儒家,更不愿意让孩子变成呆板的人,所以就没怎么督促他们学习。
  
      所以,对上柳永几人,武艺才是他们最擅长的。
  
      八个小家伙,开始闷头商量,最后决定,比四场,两场文斗,两场武斗。
  
      距离他们不远的地方。
  
      彭湃身边那个新来的汉子再次挠头发问,“大人,殿下是何等贵人,怎么跟这些平民百姓的孩子混在了一起?”
  
      彭湃一愣,沉吟道:“既然你是自己人,那我就坦白。他们之所以能凑在一起,全是陛下安排的。”
  
      那汉子皱眉道:“陛下此举有何深意?”
  
      彭湃心中有猜测,却并没有说出来,只是摇摇头道:“我也不知道。”
  
      事实上。
  
      彭湃远比任何人清楚。
  
      柳永、晏殊、欧阳修、苏洵等人的家属,就是彭湃秘密的带人弄到燕京城的。
  
      甚至连这几个小家伙能在一个学堂里读书,也是彭湃在背后安排的。
  
      所以,彭湃对这几个小家伙身世背景都很清楚。
  
      最开始的时候,彭湃也不了解其中的深意。
  
      可是等这些孩子们开始读书识字以后,彭湃就看懂了一些。
  
      这几个孩子,无一例外,全部都是天资卓越的人,而且心智远超常人。
  
      等到这些孩子们长大的时候,就是杨宗卫长大的时候。
  
      杨七这是提前十几年就开始帮孩子铺路了。
  
      而最让彭湃震惊的,却并不是这些孩子,而是杨七。
  
      彭湃可以肯定,杨七在此之前,跟这些孩子,甚至这些孩子的家人,全无接触。
  
      可是他仿佛有未卜先知的本事,在数万万的百姓中,选中了这些孩子。
  
      一句巧合,根本解释不通此事。
  
      随着这些孩子表现的越妖孽,彭湃就越坚定心中的想法。
  
      杨七可以未卜先知。
  
      这是他跟随了杨七这么久,发现的最大的秘密。
  
      他从没有跟任何人讲过。
  
      就在彭湃跟手下的人交谈的时候。
  
      学堂门口八个孩子的比试已经开始。
  
      杨宗卫方,率先出阵的是苏洵。
  
      柳永方,率先出阵的居然是程家姑娘。
  
      青梅对竹马。
  
      苏洵原以为可以轻松取胜,可以借机数落程家姑娘一番。
  
      可现实却狠狠的抽了他一巴掌。
  
      面对对对子的考题,程家姑娘全程吊打了苏洵。
  
      比试完了以后,苏洵一张小脸涨成了猪肝色。
  
      程家姑娘虽然取胜,却一点儿也没有高兴的心思,她几次想过去安慰苏洵,都被柳永拽了回来。
  
      第二阵,比作诗。
  
      杨宗卫方,穆桂英、狄青对作诗那是睁眼瞎。
  
      最终,杨宗卫出阵。
  
      然后,毫无疑问地被柳永这个变态给吊打了。
  
      第三阵,比拳脚。
  
      穆桂英亲自上阵,指着小胖子晏殊和欧阳修,大大咧咧的道:“你们两个,一起上!打赢了我,就算你们赢。”
  
      其余八人,皆是一脸懵逼。
  
      杨宗卫同情的看向了狄青。
  
      仿佛在告诉狄青,你是打酱油的。
  
      狄青很想上场,却因为打不过穆桂英,不得不服软。
  
      欧阳修舔了舔嘴角,看着穆桂英,道:“我们两个,打你一个,这不太好吧?”
  
      “哼!你们……”
  
      穆桂英的话还没说完,欧阳修就猛扑向了穆桂英。
  
      小小年纪,很滑头。
  
      晏殊嚷嚷着,“你这么做,又是君子风度。”
  
      然而,他在教训别人,可是却效仿了欧阳修的做法,也冲向了穆桂英。
  
      面对两人突然袭击。
  
      穆桂英先是一愣,然后冷冷一笑。
  
      “啪!”
  
      “啪!”
  
      穆桂英只是侧身,让开了位置,抬起脚连踹两下。
  
      欧阳修和晏殊就趴在地上。
  
      “服不服?”
  
      穆桂英冷声质问。
  
      “不服!”
  
      “不服!”
  
      “啪啪~”
  
      “我服了,我服了……”
  
      “我不服!”
  
      晏殊挨了两下就服软了。
  
      欧阳修却死鸭子嘴硬,然后被穆桂英压在了地上,狠狠地打着屁股。
  
      柳永惊叫道:“还愣着干什么,上啊!”
  
      然后,一场比斗,变成了打群架。
  
      狄青终于有机会出手了,他迫不及待的冲了上去。
  
      眼看着孩子们打成一团。
  
      穆桂英、狄青二人如同两头老虎,在殴打着其他人。
  
      彭湃长叹了一口气,“出去劝劝吧。这些孩子可都是简在帝心的,伤了任何一个,陛下回来了都不好交代。”
  
      于是乎,一群彪形大汉冲了出去。
  
      迅速的拉开了殴斗的小家伙们。
  
      然而,彭湃没料到,小家伙们斗归斗,却很有义气。
  
      面对突然冲出来的大人阻止,他们居然一致对外。
  
      纷纷殴打起了彭湃一行。
  
      最终,彭湃答应了请孩子们到燕京城里最贵的糖人铺子去吃糖人,这才躲过了一劫。
  
      少顷过后。
  
      小家伙们围在糖人铺子前,一人扛着一个糖人,一边吃着,一边说这话。
  
      他们丝毫没有刚才互相殴打的怨气,反而因为互相殴打了一顿,生出了几分亲近。
  
      然而,有一个挨了打的大人,就显得有些没出息。
  
      港城。
  
      临时行营。
  
      杨七带着家眷居住在其中。
  
      曹琳四女的舰队,出海已经五年了,前前后后他们分批派人运送数之不尽的金银财宝回到了燕国,而大部队,一直在海上继续航行。
  
      他们似乎真的想证明自己住在一个球上,所以固执的想要环绕海洋航行一圈。
  
      而这一航行,就是五年。
  
      一旬前。
  
      杨七接到了船队先行归来的王岩奏报,说半个月后,大船队要正式归国。
  
      据说上面装载了不少种子,其中有一大部分,就是杨七想要的。
  
      为了奖赏他们,杨七决定了亲自来此迎接,以示恩宠。
  
      五年的时间。
  
      港城变得更加繁华。
  
      甚至比燕京城还要繁华三分。
  
      城池在原有的基础上扩大了十倍,依旧供不应求。
  
      来来往往的客商,多如牛毛。
  
      每天收到的商税,以千万计。
  
      每天都有乘着船,扬帆起航。
  
      每天都有人满载而归。
  
      汇天下财富,聚之港城,可见港城有多富庶。
  
      富庶到杨七从燕京城启程的时候,发了一道明旨给港城令。
  
      等到杨七到了以后,临时行营的位置,多了一座宫殿。
  
      这中间所要耗费的财力,可不是三五万两就能说过去的。
  
      华美的宫殿里。
  
      杨七正在检查王岩提前带回来的种子,寇准耷拉着脑袋,躲躲闪闪的进入到了殿内。
  
      “臣寇准,参见陛下。”
  
      杨七回首,点点头,“自己找个地方坐。”
  
      寇准自己找了个地方,静静的坐在那儿。
  
      杨七一直端详着桌上的种子,时不时还拿起来瞧瞧。
  
      桌上的种子很多。
  
      可杨七只认识辣椒、玉米、红薯、土豆,剩下的种子他真没见过。
  
      端详了半天,杨七决定找寇准参详一下。
  
      然后他愣了。
  
      回头看向了寇准。
  
      依照寇准的性子,早就咋咋呼呼开口了,今日怎么变得出奇的平静。
  
      寇准见到杨七看了过来,赶忙耷拉下脑袋。
  
      杨七狐疑的瞥了寇准一眼,皱眉道:“抬起头来。”
  
      寇准不情不愿的抬起头。
  
      杨七就看到了两个熊猫眼。
  
      杨七一愣,苦笑道:“朕的妹妹又欺负你了?朕记得之前你假装被朕的妹妹打伤,害得她内疚了好几天,借此驯服了她。怎么,你的谎言被拆穿了?”
  
      寇准尴尬的摇头道:“那倒没有……这一次怪不得延琪,是我自己拗不过别人邀请,出去喝花酒……”
  
      寇准的话还没说完。
  
      杨七就板起了脸。
  
      只要不是杨延琪的错,杨七就没必要跟寇准说软话。
  
      “你活该!放着朕那么如花似玉的妹妹在家,自己出去喝花酒,被打死也无怨。”
  
      “别人都妻妾成群都没事,臣只不过是去喝花酒了而已……”
  
      “你还想妻妾成群?”
  
      杨七惊叫一声,黑着脸道:“来!你给朕过来,朕要一寸一寸捏断你的骨头。”
  
      寇准吓了一跳,赶忙摇头道:“臣不敢。”
  
      “哼!”
  
      杨七冷哼一声,道:“谅你也不敢,回头要是让朕发现了你做了什么对不起朕妹妹的事情,朕就让人阉了你,给陈琳作伴。”
  
      寇准裆下一凉,惊恐地道:“臣绝对不敢。”
  
      吓唬吓唬了寇准,杨七才问道:“你来见朕,有何要事?”
  
      寇准躬身道:“回陛下的话,依照您之前的吩咐,臣、苏易简、吕蒙正、向敏中、吕端等人,已经彻底完成了对燕国境内所有官员的考核、升迁、调任。
  
      同时,对于重复的职权,进行了削减、取缔。
  
      最新统筹,经过了此番考核,燕国的官员,由原来的十二万五千四百人,减少至六万四千三百人。
  
      目前尚有许多职位空缺。
  
      补齐以后,应当是七万三千八百人。
  
      眼下有近一万的空额。
  
      臣等几人的意思是,经过了五年学习,大同书院、燕京大学堂、金陵大学堂、汉城大学堂,四大学堂培育出的学子,是不是可以进行挑选,以充实官员紧缺。”
  
      杨七闻言,沉吟了片刻道:“你们几个商定一下,拿出一个标准。对从四大学堂结业的学子,进行进一步的考察和审核。
  
      通过考核以后,进程互相交叉任用。
  
      暂时都以假官许之。
  
      做出成绩以后,再升迁。”
  
      “交叉任用?”
  
      寇准一愣,“南调往北,北调往南?陛下这是担心官员在本地为官,徇私枉法?”
  
      杨七叹气道:“不是担心,而是已经发生了。”
  
      杨七缓缓踱步到了另一个堆满了奏折的桌前,取出了一份奏折,递给了寇准。
  
      “瞧瞧!朕当年在西北四府的时候,为了补充官员空缺,曾经大肆从大同书院内任用学子为官。如今陈耀查出来,这些在本地为官的学子,有近六成,都有徇私枉法的罪状。
  
      其中最过分的就是东晟府的阳县,从县令到县丞、县尉、典史,甚至还有六房小吏皆是一家之人。
  
      他们借着职权便利,奴役百姓,大肆搜刮民脂民膏。
  
      甚至,整个阳县,五成土地都是他们家的。
  
      而剩下的五成,皆是功勋田。
  
      百姓们甚至传出,阳县是他们家的传言。”
  
      寇准瞳孔一缩,“那百姓岂不是无田可耕?”
  
      杨七点头道:“是啊!百姓无田可耕。”
  
      “陛下打算如何处理这群人?”
  
      寇准皱眉道。
  
      杨七沉声道:“罪首立斩决,其余从众发配辽东。”
  
      寇准迟疑了一下,说道:“发配辽东?陛下是让他们去享福吗?”
  
      杨七一愣,哭笑不得道:“朕倒是忘了,辽东经过了五年开垦,如今已然成了燕国又一个粮仓。让他们去了确实享福。
  
      那就送到北凉国去,当农奴吧。”
  
      寇准苦笑道:“那跟送死没啥两样啊。”
  
      寇准之所以会这么说,那是因为折家的人很疯狂。
  
      头顶上没有了人束缚,加上杨七大批量火器的供应,折家展现出了他们对土地无穷的渴望。
  
      以府州为根基,折家向北、向西,一路征战。
  
      到现在都没停下。
  
      而折家所占领的地方,已经远远的超过了大燕国。
  
      可见折家人的凶残。
  
      以前的时候,西域还有三十六国在驰骋。
  
      如今的西域,只有折曹两家的人马在驰骋。
  
      至于以前的西域三十六国,早就被他们两家灭的连炸都不剩了。
  
      而这三十六国的财富,也被他们送到了杨七手里,换成了火器,继续征战掠夺。
  
      穷兵黩武,说的就是他们两家。
  
      最关键的是,他们两家仗着有杨七在背后给他们兜底,根本不怕穷兵黩武带来的坏处。
  
      “没人性啊!”
  
      杨七无奈的吐槽了一声他的舅舅和岳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