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丰碑杨门章节目录 > 第0691章 离别

第0691章 离别


      杨七潇洒的给寇准留下了一个后脑勺,刚出门,就愣住了。
  
      曹琳抱着他儿子,初醒抱着他女儿,俏生生的站在房门口。
  
      二女的脸色都不怎么好看,显然是听见了杨七和寇准在书房里的攀谈。
  
      杨七就像是做错了事情一样,不敢直视曹琳和初醒。
  
      “呵呵……”
  
      干巴巴的笑了一声,杨七故作轻松的道:“你们怎么来了?”
  
      曹琳幽怨的盯着杨七,轻声道:“郎君要去见赵光义?”
  
      杨七脸上的笑容一僵,微微点头。
  
      这件事瞒不过去的。
  
      一旦杨七离开大同府城,他去觐见赵光义的消息,很快会被有心人传扬遍整个西北四府。
  
      曹琳神色复杂的盯着杨七看了许久,拦下了小宗卫不断探向杨七要抱抱的小手,哀怨的道:“郎君既然决定了,那就去吧。只希望郎君不要忘了妾身和孩儿,还有妹妹和闺女。
  
      凡事多思量一二,记得有人等你回来。”
  
      在大是大非面前,曹琳表现的总是那么豁达。
  
      这或许跟她从小接受的教育有关。
  
      女人在丈夫面前可以耍一耍小性子,争风吃醋什么的也没关系。
  
      但是在自家男人做大事的时候,除了默默的支持外,别无选择。
  
      初醒瞥了杨七一眼,淡淡的点了点头,并没有开口。
  
      显然,她的意思和曹琳一样。
  
      杨七不顾世俗礼节和羞耻,当即在二女脸颊上一人亲了一口,然后灿灿一笑,朗声道:“放心吧!我一定会全头全尾的回来。”
  
      丢下了这句话,杨七义无反顾的出了杨府。
  
      杨府门外,除了彭湃率领的三百稻草人外,还有扎马合部族的六百勇士。
  
      他们都在等候杨七。
  
      他们甘愿陪着杨七同生共死。
  
      赵光义派遣来的宦官,居然是他身边的大伴陈琳。
  
      陈琳虽然年纪不大,但是长时间的掌控安抚司,使得他身上少了一丝宦官该有的阴柔,多了一丝威严之气。
  
      陈琳曾经和杨七也有几面之缘,只是如今大家身份不同,没办法叙旧,也没办法再叙以前的缘分。
  
      陈琳率领的金甲侍卫,被稻草人和扎马合的勇士拦在了四丈开外。
  
      见到杨七的时候,陈琳淡淡的躬身施礼,“奴婢参见虎侯。”
  
      杨七摆了摆手,“不必多礼。”
  
      陈琳点了点头,说道:“奴婢奉命请虎侯入真定府,虎侯且在后面跟着,奴婢带人在前面为虎侯开道。”
  
      没有太多寒暄。
  
      杨七此刻能出现在门外,那就说明了杨七答应去真定府。
  
      陈琳只是一介奴婢,他只需要做好分内事,带好路即可。
  
      陈琳虽然是个宦官,但是马术却不若。
  
      根本不需要扶,翻身就上了马背。
  
      金甲侍卫们也相继上了马背。
  
      彭湃为杨七牵过了马,同时还有两个稻草人,抬着一个长条木盒送到了杨七手里。
  
      杨七把木盒束于马背上,对着其余的人挥了挥手,朗声道:“出发!”
  
      九百人齐齐上马,一个动作,一个声音。
  
      由此可以判断出,这九百人皆是精锐中的精锐。
  
      在曹琳和初醒的瞩目礼下,杨七率领着麾下九百人,跟随着陈琳而去。
  
      杨七一走,曹琳和初醒脸上就没那么淡然了。
  
      二女眉头深锁。
  
      曹琳看向初醒,低声道:“妹妹,郎君去赴鸿门宴,我们两个作为郎君的妻妾,自然不能坐以待毙。小宗卫就暂时摆脱给你照看,姐姐那一支火山卫,也暂时归你统领。让她们密切的注意郎君的动向,一旦郎君有危险,命她们不惜一切代价保护郎君。”
  
      初醒愣了愣,沉声道:“姐姐准备去做什么?”
  
      曹琳目光坚定的道:“我要去一趟汴京城,求一求我娘,让她帮忙,跟我爹讲一讲情,必要的时候可以救郎君一命。”
  
      此次雍熙北伐,大宋这边的天下兵马大元帅印玺虽然归赵光义执掌,但是真正领兵作战的,却是曹彬。
  
      曹彬隐隐已经成为了大宋军中第一人,在军中的分量很高,在赵光义的心里分量也很高。
  
      必要的时候,出面保一下杨七,还是很有希望的。
  
      初醒又不傻,自然了解里面的道道。
  
      听曹琳这么说,初醒坚定的点点头,“姐姐只管去,小宗卫妾身会帮姐姐照看的。除非妾身死了,不然谁也别想伤害到小宗卫。”
  
      二女回到了府里。
  
      曹琳又交代了一些事,然后把小宗卫托付给了初醒,她换上了一身轻便的衣服,在十几个火山卫的护卫下,趁着夜色出了大同府城。
  
      而杨七却不知道,曹琳为了保他一命,亲自前往了汴京城。
  
      有陈琳扛着王命令旗在前面开道,杨七前往真定府的道路异常的顺利。
  
      赵光义对大宋拥有绝对的统治权,所以在大宋的土地上,没人敢在王命令旗下炸刺。
  
      一路走走停停,三百多里的路途,花了四天时间。
  
      四天后,杨七进入到了真定府境内。
  
      率先映入眼帘的是长达几十里的烽火连营。
  
      民夫、工匠、厢军、禁军,分割的很清楚。
  
      由内而外,几乎就是一个小的阶级层。
  
      禁军们住着最好的帐篷,吃着最好的食物,拿着最好的装备盔甲。
  
      厢军们住的就差了一些,吃的也差了一些,装备都是杂七杂八的,并没有禁军那么统一。
  
      工匠们也有帐篷,但是相对于军卒的,明显就差了很多。
  
      军卒住的是羊皮、牛皮等皮革制成的帐篷。
  
      工匠们住的却是麻布搭起的帐篷。
  
      民夫们住的更差,甚至有些人连帐篷都没有,三五个人凑在一起,抱团取暖。
  
      他们吃的除了糟糠煮出的稀粥以外,别无他物。
  
      每一个阶级层的边缘上,都有明显的隔离区域,手持着利刃的军卒们一队队的在巡逻,发现有图谋不轨的或者违反军规的,就会毫不犹豫的斩杀。
  
      杨七就像是一个局外人,从他们面前飘荡而过。
  
      不论是民夫还是军卒,在杨七经过的时候,都毫不客气的把目光投向他。
  
      所有人似乎都很好奇这位割据西北的年轻豪雄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物。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