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丰碑杨门章节目录 > 第0537章 杨七门下首徒

第0537章 杨七门下首徒

    种放让法海老道送信去华山做什么,没人知道。
  
      杨七带着种衡回到了府上以后就把他交给了杨洪。
  
      如今大同书院这座文院已经建成,复兴武院的建设也进入到了筹备的工作当中。
  
      杨洪作为内定的复兴武院的教习,自然要提前过去规划一下。
  
      次日,杨洪就收拾好了行李,启程了。
  
      他带领的随行人员,除了种衡外,还有狄三郎。
  
      曾经扬言要当杨七家将的三个小伙伴,如今也各有机遇。
  
      杨顺已经被杨大收入到了帐下。
  
      种衡已经成为了杨洪内定的嫡传弟子之一。
  
      同时也将会成为复兴武院的第一批的学子。
  
      种衡为人机警谨慎,非常适合杨洪的兵法传承。
  
      相比于前两位机遇,狄三郎这个老实疙瘩就显得平庸了一些。
  
      然而,却没有人知道。
  
      在两日前,狄三郎的婆娘给他生了一个大胖小子。
  
      而这个大胖小子也是一个有福的人。
  
      当狄三郎憨厚的跟杨七说这个喜讯的时候,杨七大手一挥,当即就把这个还没有满月的小家伙,收入到了门下,成为了他门下的大弟子。
  
      狄三郎出杨府的时候,他的婆娘抱着他的儿子,刚刚进入到了杨府。
  
      狄三郎的婆娘,是一个十六岁的小姑娘。
  
      小姑娘是被人包裹的严严实实抬进杨府的。
  
      杨七见到她的时候,她正怯怯的用一双大眼睛打量着杨七。
  
      “你就是狄三郎的妻子?”
  
      小姑娘慌忙的想向杨七施礼,却被杨七抬手制止了。
  
      小姑娘怯怯的道:“小妇人正是。”
  
      杨七点点头,道:“本侯既然收了你儿子为门下弟子,而狄三郎在去学艺的时候,又将你们母子托付给了我。以后咱们就是一家人了。在本侯面前,就不必这么拘束。
  
      你在府上放心的坐月子,有什么需求,可以跟曹琳说。”
  
      小姑娘拘束的道:“小妇人不敢,小妇人从未想过,有朝一日能住进侯府。”
  
      杨七摆了摆手,道:“侯府而已,又不是皇宫。你是我杨延嗣门下首徒的母亲,住在我杨府,也情有可原。”
  
      小姑娘眼睛快速的眨了眨,小声问道:“侯爷,小妇人想知道,您为何收下我儿为徒,而且还是身份高贵的首徒?”
  
      在今杨府之前,有一些吃味的人,在小姑娘面前讲过不少可怕的事情。
  
      其中有人就讲过,说杨七之所以在战场上勇猛无敌,那是因为他经常食用男童的脑髓,借此在逆天改命。
  
      不然,人家一个侯爵,一个名震一方的土皇帝,干嘛收你一个贫寒百姓家的儿子当首徒?
  
      要知道,在这个时代,首徒的含义可不简单。
  
      在师傅不出的情况下,首徒的决定,就代表着师傅的决定。
  
      小姑娘听多了,也害怕。
  
      所以,在见到杨七之后,她就一直很害怕。
  
      但是,作为母亲的本能,为了孩子,她还是没忍住,问出了心中的疑问。
  
      杨七平静的盯着她,说道:“在回答你的问题之前,本侯想先问你一个问题。”
  
      小姑娘迟疑了一下,低声道:“小妇人之所以给孩子取名为青,就是希望他以后能像青山一样,能够长的高高大大,健健壮壮。”
  
      杨七点点头,道:“那么,我现在回答你的问题。我之所以收你儿子为徒,是因为本侯的孩子也即将出生。本侯对狄三郎,也算是知根知底,知道他是一个憨厚的人。那么他的孩子,以后也想必是一个憨厚的人。
  
      本侯希望,将来有一个憨厚的孩子,跟在我的孩子身边,陪伴他一起成长,并且一生对他忠心耿耿的,护着他周全。”
  
      小姑娘闻言,明显愣了愣。
  
      不过,杨七的说法,确实让她信服。
  
      因为在这个时代,贵族的公子少爷们,从小培养伴读书童或者贴身的小厮,那都是常有的事情。
  
      杨七为自己儿子挑选以后的贴身小厮,那也在情理之中。
  
      这一刻,小姑娘不再害怕杨七。
  
      “我儿能得侯爷看重,是他的福分。小妇人在这里代替我儿,多谢侯爷了。”
  
      一直跟在杨七身后没有说话的曹琳,从婢女手里接过了一块玉牌,递给了小姑娘,轻笑道:“初次见面,我这个当师娘的,也不能空这手见孩子。这面玉牌,就是我命匠人们雕刻出来的,代表着这孩子身份的象征。
  
      有这面玉牌在,以后这孩子就是我郎君门下大弟子。杨府内的仆从见之,自然对敬他三分。
  
      旁人也不敢在外面乱嚼舌根子。”
  
      小姑娘接过了玉牌,激动的道:“多谢夫人。”
  
      曹琳笑吟吟的道:“另外,我准备了一个奶娘,两个丫鬟到你的住所,以后由你差遣。”
  
      小姑娘惶恐道:“小妇人怎么担当的起?”
  
      曹琳轻笑道:“我郎君可不是常人,他门下的弟子,自然尊贵。完全担当的起。”
  
      小姑娘千恩万谢。
  
      杨七在曹琳暗中催促下,离开了小姑娘的房内。
  
      一出房,走了一段路。
  
      曹琳无奈道:“郎君,你一介侯爵,闯进去一个坐月子的妇人房里,这要是传出去了,你以后还怎么见人?”
  
      杨七背负双手,一边走路,一边说道:“我只是去看看我门下的首徒,然后确认一下他身家清白。”
  
      曹琳好奇道:“郎君,你似乎对那个还在月子里的娃娃很看重?”
  
      杨七撇了她一眼,淡然道:“没有的事情。我只是帮我们以后的孩子培养一个心腹。这样他遇到了困难的时候,也有人帮他挡刀。”
  
      曹琳瘪了瘪嘴,娇嗔道:“你当妾身还是以前那个好骗的傻丫头吗?妾身肚子里这个,是男是女都不知道。万一是一个女孩,难道你还要让她冲锋陷阵去不成?
  
      所以,你说给孩子培育心腹这句话,妾身不信。您就别瞒着妾身了,快说说,到底为什么看重那个小家伙?”
  
      杨七脚下一顿,沉吟了片刻,低声感叹了一句。
  
      “因为他叫狄青……”
  
      ……
  
      丰城。
  
      丰城令陈耀,绝对是杨七麾下难得的干吏之一。
  
      他上任了短短半个多月,就在寇准对丰城原有的建设上,又彻底的改造了一遍。
  
      如今的丰城,不仅城区的面积辽阔,道路平整。
  
      而且商铺林立。
  
      其中最耀眼的就是座落在丰城县衙旁边的南国钱行。
  
      除此之外,沿着丰城的街道,可以看到许多的店铺,青楼、酒肆、赌坊、酒楼、脚店、绸缎庄等等,应有尽有。
  
      街道上行走的,都是南来北往的商客。
  
      还有丰城本地的菜农、小贩,挑着担子,在街道上穿行。
  
      整个丰城,已经脱离了之前的贫瘠、萧条,迅速的进入到了繁荣期。
  
      而街道上,最多的就是装载着各色货物的马车。
  
      一车车的油、盐、布等等运进,一车车的皮毛运出。
  
      丰城内,最繁华的,就是临近城西门的畜生交易市场,每天在这里的畜生交易量,可以达到上万头。
  
      穿着黑红皂衣的税吏穿行在大大小小的街道上。
  
      在按照大同府和复兴府的商法,在征收税赋。
  
      而丰城内,逃税漏税的人,目前很少很少。
  
      因为这里的税赋,并没有像是大宋那样,种类繁多,而且还特别的重。
  
      也没有大宋境内那些个州府私自制定的税赋。
  
      这里的税收,所收的条款,都明明白白的挂在各个房市内。
  
      所有人都能看的清清楚楚。
  
      商人们只要在这里缴纳足够的赋税,就能合理的在这里做一切的买卖。
  
      当然了,人口贩卖的禁止的。
  
      许多在南国经过商的人,很清晰的能够这种商业模式当中,看出一些类似于南国的商法。
  
      甚至有人怀疑,虎侯杨延嗣,是不是已经和南国的国主达成了某种协议。
  
      并且在南国国主的帮助下,在他治理的境内,推行一些很好的政策。
  
      总之,在商人眼里,这里就是一个最伟大的贸易之城。
  
      在没有赚取到足够的钱财前,没人愿意去破坏这里的规矩。
  
      这片土地上,这样的地方实在太少了。
  
      所以商人们下意识的在维护着这种地方茁壮的成长。
  
      薛正明在进入到丰城以后,就被这座小小的城池内的繁华给震惊到了。
  
      在他看来这种繁华的场面,足以跟繁华的汴京城的西市媲美的。
  
      他很难想象,杨七居然在西北这个战乱之地,建立了这么一个繁华的贸易之城。
  
      薛正明到了丰城县衙门口的时候,派人去给挡在前面的衙役们递上的帖子。
  
      衙役们见到是党项使者的帖子也不敢怠慢,快速的进去通传给陈耀。
  
      陈耀在街道了帖子以后,就快速的出现在了府门口。
  
      他见到薛正明的时候,不卑不亢的抱拳道:“本官乃是丰城令,你可是党项野乞部族的使者?”
  
      薛正明,抖了抖袖袍,端起架子,朗声道:“本官正是。”
  
      陈耀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道:“里边请。”
  
      两个人进入到了府衙内,坐定了以后。
  
      薛正明大大咧咧道:“本官此番前来,是为了我野乞部族向贵部购买兵器和盔甲的事宜。此前,本官已经去了大同府城,见过了虎侯杨延嗣。
  
      他已经准许了本官前来此处和你交易。”
  
      陈耀挑了挑眉,心里暗笑,这薛正明还真是喜欢睁着眼睛说瞎话。
  
      要不是杨七早就派人送信给他,他还真有可能被这薛正明给唬住。
  
      陈耀已经知道了事情的始末,却不动声色的问道:“是吗?那么薛先生,你可曾和我家侯爷,谈过具体的价格。根据我家侯爷之前交代的,此番我们能卖给贵部的武器,有横刀、硬弓、棉甲、皮甲等等。
  
      这么多东西,而且数量都是以万计算。
  
      这么大规模的交易,价格问题不谈妥。恐怕很难达成交易。”
  
      薛正明挑了挑眉毛,眯起眼,轻声咳嗽了一声,老神在在的道:“虎侯已经答应了,我们野乞部族,可以用一只羊,换取一柄刀、一套棉甲。”
  
      “噗~”
  
      陈耀直接把嘴里的茶水喷了出来,他料定了薛正明会信口开河,只是他没想到,薛正明居然天真到了这个份上。
  
      一柄上好的横刀,价值在二十两左右。
  
      一套棉甲,价格也在十两银子左右。
  
      这加起来足有三十两银子,一只羊才值几个钱?
  
      陈耀当场就想戳穿薛正明,不过话到了嘴边,他立马有收住了。
  
      只见他面色为难的道:“薛先生,你给的这个价钱,可拿不到上好的刀和棉甲……”
  
      薛正明愣了愣,眼中闪过一道喜色,他摆谱道:“次一点儿没关系,只要价格便宜就成。”
  
      薛正明来的时候,野乞干泊可是跟他交代过的,说杨七是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主儿。
  
      在装备的购买上,野乞干泊给开出的价钱是一柄横刀一匹马、一套棉甲两只羊、一套披甲一头牛的价格。
  
      如今用三分之一的价钱,拿到了东西。
  
      这对薛正明来说,可是一件意外之喜。
  
      在薛正明看来,杨七麾下用的东西,就算是次一点,运到了野乞部族,那也是好东西。
  
      毕竟,汉人的工匠们制造的东西,远比党项人自制的东西,要好很多。
  
      薛正明相信,他这一次超额完成了任务,会去以后,一定会得到野乞干泊的赏赐。
  
      然而,他没有想到,他遇到了一个黑心的陈耀。
  
      陈耀在杨七身边待久了,帮杨七办事儿也多。
  
      再加上最近一直在和商人们打交道,因此心黑了不少。
  
      他在和薛正明约定好了交易的日子以后。
  
      就快速的到了丰城内的仓库里。
  
      见到了守卫库房的军卒,他就急吼吼的说道:“最近是不是有一批残缺的不能用的兵器要销毁?”
  
      守库房的老卒点点头。
  
      陈耀急忙道:“别销毁了,我已经把这一批东西卖了一个好价钱。你立马去多召集一些人手,把那些要销毁的兵器打磨一下。然后把那些棉甲内的棉花抽出来一半,然后再把里面的铁片取出来,再找人缝补好。”
  
      “啊?”
  
      “啊什么啊!还不快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