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丰碑杨门章节目录 > 第0039章 沈伦

第0039章 沈伦


  鲜花、掌声、鞭炮。
  这三样从来都是送给胜利者的,毫无疑问,杨延嗣成为了这次考核的胜利者。
  胜利者不但赢取了比赛,还将获得丰厚的赌金。
  杨延嗣这三个字,将会在一下午时间内,传遍整座汴京城,然后再向整个世界传播。
  作为当事人的杨延嗣,戳了戳身旁乐的冒鼻涕泡的赵普。
  “相爷,这人谁啊!说话算数吗?”
  赵普鄙夷的看着他,“人家好歹是位相公,一口唾沫一个钉。更何况,掌控整座太学的就是他。”
  “沈伦?”杨延嗣一下猜到了老者身份。
  赵普冷哼一声,“沈伦也是你叫的?你有这个资格?”
  老赵普纵然不喜欢沈伦,两人也经常在朝堂上斗的你死我活的。但是在礼法上,他必须维护沈伦。
  这是封建礼教必须遵守的规则。
  至少在大庭广众之下,必须遵循。
  赵普摆起臭脸,杨延嗣就不想搭理他,但是谁让老头还捏着自己的赌金呢!
  杨延嗣不得不舔着笑脸,问道:“赵相公,什么时候去拿赌金?”
  赵普横了杨延嗣一眼,“这还用你说,放心,跑不了的。你还是快去谢谢沈老头,要不是他今日一言定乾坤,你未必能赢。”
  明明自己也是个老头,偏生却喜欢说别人老头。这大概就是见不得别人比自己老,
  杨延嗣凑到沈伦身前,学着刘辛施礼的动作,“延嗣见过沈相爷,拜谢沈相爷提点。”
  沈伦正在杨业面前夸奖杨延嗣,杨业听着沈伦夸奖自己儿子,跟吃了人参果一样,浑身舒坦的直哼哼。
  猛然间见杨延嗣施礼,围绕在沈伦身边的所有人愣住了。
  杨延嗣莫名其妙的眨了眨眼。
  石恪丝毫没有输了比赛的沮丧,反而在沈伦身边笑道:“顺宜,恭喜你了。”
  沈伦盯着杨延嗣看了许久,看的杨延嗣头皮都快发麻了,才缓缓开口。
  “罢了!你且回去休息吧!三日之后入太学考核,老夫会亲自主持。”
  杨业激动的冲着沈伦施礼,“多谢沈公。”
  辞别了沈伦,杨延嗣在众人簇拥下回到杨府。
  在哥哥们解释下,杨延嗣才明白,今日他大庭广众之下向沈伦执弟子礼,沈伦没有回避,算是收下了他这个弟子了。
  也就是说,日后通过太学考核后,行过拜师礼后,他就算得上是沈伦的入门弟子了。
  难怪杨业激动的都快找不着北了。
  杨府内大宴宾客,凡是能请的都请了。
  甚至,连八贤王赵德芳也屈尊驾临到了杨府。
  这一次前来赴宴的,已经不是那些权贵们府上的后辈子侄了,各家有头有脸的都来了。
  杨业红光满面,命人装裱起了杨延嗣画给他的画像,挂在正堂上。
  凡是来了的客人,杨业都带着他们欣赏杨延嗣的画作。
  杨延嗣身边也围着一群人,都在夸赞他。
  杨延嗣不擅应酬,短暂聊过之后,找了个借口,逃开了。
  一路冲到了杨府后院的演武场,就听到了一阵棍棒声。
  循声走去,在演武场里看到了自己几位哥哥、曹琳、呼延赤金、柴郡主、呼延达等一群人,围着两个人在拍手叫好。
  演武场正中,杨五郎手持一杆长枪正在和一位手持短槊的玉面少年缠斗。
  双方你来我往,斗的难分难舍。
  杨延嗣好奇心促使,走上前,仔细观看。
  杨五郎使出的枪法,刚猛霸道,横冲直撞,招招强横。
  少年也不弱,一杆短槊耍的水泼不进,除了精妙的招式以外,攻势更是刁钻出奇,往往能够出其不意。
  少年明显处在劣势,却因为招式刁钻,迟迟没能落败。
  双方又走了五十招,少年力竭,才收了短槊,后退了三步,抱拳道:“多谢杨家哥哥指教。”
  杨五郎杨延德收势抱拳,“曹家兄弟功夫不差,同龄人中,或许只有我七弟能胜你一筹。”
  杨延昭听到这话不干了。
  “我的功夫也不差!”
  杨延德憨直,直言不讳,“你整天贪玩,不好好练功,根本不是曹家兄弟的对手。”
  杨延嗣见杨延昭急眼了,大有冲出去讨教一番的意思。
  “众位兄弟姐妹,我在前厅被人缠的快要不想活了。你们却在这里偷闲。”
  杨延嗣一打岔,场面缓和了几分。
  杨延昭拽着杨延嗣问道:“七弟,你给评评理,我是不是比你厉害。”
  “对对对……你厉害!”
  少年人见到杨延嗣,眼前一亮,手持着短槊,“七郎哥哥,五郎哥哥说你比我厉害,让玮讨教讨教你的功夫如何?”
  曹琳上前,拉住了少年,“四弟,不得无礼。”
  众人见过了礼,杨延嗣才知道众人的身份,有王家、石家、曹家、张家、高家、李家等一系列武将家族的子嗣。
  有三人跟杨延嗣同龄,隐隐中有亲近之意。
  石元孙,大宋开国功臣卫国公石守信的嫡长孙,他爹石保兴是从五品顺州刺使。
  王世隆,已故开国功臣秦王王审琦的孙子,他爹王承衍位居右卫将军,驸马都尉;他娘亲是太祖女昭庆公主。
  曹玮,枢密使曹彬的四子。也就是刚才和杨延德对战的少年。
  “七郎哥哥,姐姐在家都快把你夸出一朵花了,说你有多厉害之类的。我能不能向你讨教一番。”
  曹玮好武,三句不离武,一脸跃跃欲试的,非要跟杨延嗣打一场。
  曹琳听到四弟这话,脸红的像个苹果,恶狠狠在曹玮脑袋后面拍了一巴掌。
  “胡说什么……你七郎哥今日在太学苦战,也累了。咱们明日再来。”
  杨延嗣微微一笑,“讨教就算了,你七郎哥哥我,近几日都在应付太学考核,武艺都快荒废了。以后有机会再切磋。”
  “一言为定。”
  曹玮得到了杨延嗣承诺,脸上乐开了花。
  杨延嗣转身看向石元孙和王世隆,两个人站在自己面前,欲言又止。
  “求画?”
  石元孙和王世隆二人瞪大眼睛。
  “你怎么知道?”
  杨延嗣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老杨只是一个四品大将军,身上的爵位也不过是侯爵而已,还不至于让两个国公家的小崽子在我面前低声下气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