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7

    迎宾依然带着职业式的微笑对着陈默说道。
      陈默走进了酒店,四处望了一下。
      因为年代比较久的缘故,所以南山酒店其实是已经翻修了的,现在的装修是非常的奢华。
      一楼是大厅,地板全部是大理石,每一张餐桌上都铺着非常干净的桌布,上面的杯子以及餐巾的摆放都非常的别致。
      现在正是夜生活开始的时候,所以说,一楼坐的还是比较满的,人声鼎沸,吵吵嚷嚷。
      陈默向着房顶看了一眼,每个角落都有一个摄像头,如果不出陈默所料的话,包间里面应该也会有摄像头。
      就像上次救苏朗一样,陈默依然要想办法把这些摄像头给遮住,不让他们拍到自己。
      现在一楼的大厅里面非常的热闹,说话声,碰杯的声音,服务员来回招呼的声音,这让陈默在人群里并不是特别的显眼。
      这对陈默来说也是一件好事,所以陈默就快速的运行起来了大道诀,能量向着四周的四个摄像头澎湃了过去。
      因为陈默做这一切都非常的快速,所以并没有人发现有什么异样。
      做完这些之后,陈默便向着楼梯那里走去。
      楼梯旁边便是电梯,陈默想着电梯里面肯定会有摄像头,所以选择走楼梯。
      上到三楼之后,陈默看到两边整整齐齐的一排包间,走廊里面铺的都是地毯,服务员都站在各自的包间门口,走廊两边也各有一个摄像头。
      走廊上有几个传菜员推着车走来走去的,给各个包厢里送菜。
      三楼不同于大厅,少了很多大厅的嘈杂,只能依稀听到从各个包间里传来的谈笑声,如果想在这个地方破坏摄像头的话,难度是很大的。
      陈默就想着见机行事,先看看情况再说。
      陈默刚上到三楼,临近的一个服务员就走了过来,对着陈默打招呼。
      “先生您好,请问您是哪个包间的?”
      看得出来,这些服务员都是训练有素的,脸上都统一挂着标志性的微笑。
      “我去三零二包间。”
      “三零二包间在这边,先生,走到头就是。”
      服务员指了指自己的左手边,对着陈默说道。
      陈默对着那个服务员点头笑了笑,便向着她指的方向走去。
      因为这些包间排列都非常有序的关系,所以陈默走过去,一眼就看到了三零二包间。
      三零二包间的门口并没有服务员站在那里,陈默猜想,应该是在包间里面忙活着。
      陈默没有多想,一脚就把包间的门给踹开了。
      推开门之后,陈默看到包间里的圆桌边坐着大概有七八个人。
      坐在正位上的,是一个头发半白的老者,老者上身穿着一个中山装,中山装上绣着一条龙的图案。
      老者看上去比较瘦,但是非常的精神,如果仔细看他的眼神的话,可以发现他的眼神非常的凌厉。
      此刻陈默看着他的时候,他正在用筷子夹着一块肉往嘴里面送。
      “这是从哪里来的小子?打扰到我们师傅用餐了都。”
      坐在老者身边的一个中年人,看到陈默推门进来,放下手中的筷子,对着陈默吼道。
      听他叫刚刚那位老者为师傅,陈默想着,大概这个中年男子口中所谓的师傅应该就是东方百及。
      “对啊服务员,叫保安过来,这怎么能有人随随便便就闯进来呢?”
      “就是,打扰师傅用餐,简直罪大恶极,赶紧给我师傅道歉。”
      “扰了我们师傅的雅兴,简直是讨打。”
      ……
      周边坐着的人也纷纷附和着,用一种相当生气的语气对着陈默说道。
      看来陈默的出现,打扰了他们的用餐时光,这样他们非常的愤怒。
      而且在自己的师傅面前,肯定大家都要争着表现一下。
      “你就是东方百及吗?”
      完全没有理会那些人的话语,陈默直接看着坐在最中间的老者说道。
      那个老者很显然是没有想到,这个年轻人会这么直接的对着自己说话,这样他感觉到有点突然。
      刚刚还想要拿着筷子往嘴里送肉的手放了下来,脸色顿时很难看。
      “是我,这个年轻人你有什么事情吗?”
      东方百及在自己的徒弟面前,为了保持自己的大家风范,并没有直接的对着陈默发火,而是笑着说道。
      “小子,你也太猖狂了吧,竟然敢直呼师傅的名讳,师傅的名字也是你能说出来的吗?”
      “年纪不大口气倒不小,你也不打听打听,在建日县有几个人敢直接说出来我师傅的名字。”
      “对呀,师傅你也跟他太客气了,也就是师傅你气量大,要是我,早就上去揍他了。”
      ……
      东方百及的徒弟当然不可能放过这个拍马屁的机会,也都一个个争先恐后的说道。
      好像陈默对着说话的对象,并不是东方百及,而是他们似的,一个个脸上也都是非常愤怒的神情。
      “服务员,把保安叫过来,把这个人赶出去。”
      坐在东方百及身边的那个中年人,这个时候,对着正在倒酒的服务员说道。
      “天齐,不要紧的,我想看看这个小兄弟找我是什么事。”
      东方百及制止了身旁的这个中年人,并没有让服务员去把保安叫过来。
      “师傅,您也太高风亮节了吧,这个小子直呼您的姓名,而且擅自闯入包间,打扰您吃饭,你还对他这么客气,徒弟我都看不过去了。”
      那个叫做天齐的中年人,对着东方百及说道,一脸的愤愤不平。
      这个中年人叫做吴天齐,在东方百及的徒弟中排行老二,是之前的王地虎和李天龙的师哥。
      今天这场饭局就是他主导的,是他要请东方百及吃饭,旁边的几个人,也都是东方百及的徒弟,被他邀请过来作陪的。
      所以当陈默进来打扰到他们的时候,也是他最先开口的。
      “人要学会宽容大度,这也是我经常教你们的。”
      东方百及倒是摆出了一副“宰相肚里能撑船”的气概,这样倒反而显得陈默好像是有些不懂事似的。
      “师傅的这种气度,徒弟是学不会的了,看来以后还是要多跟师傅学习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