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6

    “这种液体能量我还有,爸妈,但是你们要慢慢来,修炼不能太急功近利,这些已经足够你们防身了,后面我会再陆续给你们的。”
      陈默笑了一下,对着自己的父母说道。
      随后,陈默又加了几句,“爸妈,今天你们就好好休息吧,出了这种事情也很累了,我还有点事情,先出去一趟,很快就回来。”
      想到自己的父母被王地虎挟持,现在自己必须要找东方百及去做一个了结,不然还不知道以后会出现什么样的事情。
      陈默必须要提前出手,以绝后患。
      “那行吧,那你早点回来,自己注意安全。”
      被折腾了一番,可能是真的累了,陈天城和胡淑华并没有详细的问陈默要去干什么,而只是对着陈默叮嘱了几句。
      毕竟他们知道,儿子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儿子了,所以他们还是非常的放心的。
      “好的,放心吧爸妈,我很快就回来。”
      面对父母的叮嘱,陈默笑了笑说道。
      随后陈默就下了楼,因为无法开车的缘故,陈默就想着去找一辆出租车过去。
      但是陈默现在并不确定东方百及在哪个地方,他决定找徐晓晓帮忙查下东方百及的位置。
      因为上次苏朗的事情,就是徐晓晓帮的忙,所以陈默想着,这种事情对徐晓晓来说,应该是小事一桩。
      当然了,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陈默觉得,单凭着自己对于王地虎等人身上气息的敏感程度,来探查东方百及位置的话,自己需要耗费的功力能量有些多,自己要面对东方百及一会出手,还是保存点实力比较好。
      于是陈默拨通了徐晓晓的电话,电话很快就接通了。
      “晓晓,你现在忙吗?”
      因为已经是晚上了,出于礼貌,陈默先跟徐晓晓问候了一下。
      “不忙陈默,你说吧,有什么事情?”
      另外一边的徐晓晓刚刚洗漱完毕,看到是陈默的电话,就赶紧接了起来。
      听到陈默问自己忙不忙,徐晓晓就猜想,陈默肯定是有什么事情找自己。
      而且应该是比较急的事情,不然陈默不可能大晚上打电话。
      所以徐晓晓直接的就问陈默有什么事情,并没有一点客气寒暄。
      “我想让你帮我查一个人现在在什么地方,不知道你现在方不方便?”
      听到徐晓晓就这么直接的问了,陈默也就没有拐弯抹角,而是直接说明打电话的缘由。
      “我还以为是什么事情呢,这种事情太简单了,你告诉我他叫什么名字,或者是有他的照片也可以。”
      徐晓晓听到陈默找自己是因为这种事情,舒了一口气,她刚刚还比较担心,陈默到底出现了什么事情。
      “我没有见过这个人,也没有他的照片,但我知道他的名字,叫做东方百及,据说在建日县还是一个很有名的武者,不知道晓晓你听过没有?”
      陈默把东方百及的情况跟徐晓晓说了一遍。
      “这个名字我好像听爸妈提起过,确实是一个很有名的武者,据说在建日县开了一个武馆,徒弟很多,我爸妈见到他还要客气一番,你找他做什么?”
      东方百及这个人徐晓晓是听说过的,毕竟像他们这样的大家庭,对各方面的势力都有所接触。
      而徐晓晓也经常听自己的爸妈聊天,所以对于一些人多少还是有些了解的。
      现在听到陈默要找东方百及,徐晓晓便好奇地问道。
      “有一点私人的事情,是我们两个之间的事情,晓晓你就不要问了,你能找到他吗?”
      陈默不想因为自己的事情,把徐晓晓给牵扯进来,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什么都不告诉她,让她什么也不知道。
      这样对于徐晓晓,其实也是一种保护。
      看到陈默不想说,徐晓晓也没有追问下去,因为她知道,陈默不想说的事情,追问也是没有用的。
      “既然陈默你不想说,那我也就不问了,你给我一点时间,我帮你查一下,然后告诉你,你等我电话。”
      挂断了电话,陈默便在小区的健身器材旁边,一边锻炼,一边等着徐晓晓的电话。
      陈默只是在健身器材上做了五个仰卧起坐的时间,徐晓晓就把电话打了过来。
      陈默赶紧接通电话,那边传来了徐晓晓的声音,“查到了陈默,他现在就在南山酒店三零二包厢吃饭呢,据说是他的徒弟请他吃饭。”
      “好的,我知道了,晓晓,谢谢你,你早点休息吧。”
      听着徐晓晓说完,陈默便对着徐晓晓说道,顺便叮嘱她一句,让她早点休息。
      “好的陈默,那个……你真的不需要什么帮忙吗?如果需要的话,你尽管开口,跟我不用客气。”
      虽然徐晓晓相信陈默的能力,一定不会发生什么事情,但她还是很不放心的,又多说了一句。
      她并不是担心陈默,而是想要知道,自己能不能帮上陈默什么忙。
      毕竟东方百及在建日县也是一号人物,徐晓晓不知道陈默找他做什么,但是她知道,一定不会是好事情。
      而且东方百及有很多的徒弟,如果真的是跟陈默有什么过节的话,那么陈默很容易吃亏。
      “真的不需要,放心吧,如果有需要我会再找你的。”
      听到徐晓晓的关心,陈默心头一暖,对着徐晓晓回道。
      “那好吧,那你自己小心点。”
      担心归担心,但是既然陈默说了不需要,徐晓晓也就没有再继续的问下去。
      挂断电话,陈默就出门找了一辆出租车,向着南山酒店那里而去。
      南山酒店在建日县的最中心,据说已有六十多年的历史了,建日县有什么重要人物来的时候,都会去南山酒店那里。
      相对应的,南山酒店的价位也是非常的高。
      陈默还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刚下车,门口的迎宾便微笑着对着陈默说道:“先生,您有提前预约吗?”
      “谢谢,我找人。”
      陈默不失礼貌的对着迎宾回应道。
      想了想,陈默又怕迎宾继续的问下去,于是又补充了一句,“我自己上去就好。”
      “好的先生,您请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