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罗马全面战争之异世帝国章节目录 > “第三十八章·汗位之争·终”

“第三十八章·汗位之争·终”

根是地下的枝,枝是空中的根。
  
  ——拉宾德拉纳特·泰戈尔(印度诗人、哲学家和印度民族主义者)
  
  拥有十万女真骑兵的下五旗,与扩军至十六万的上三旗比起来,无论是数量上的差距,还是质量上的差距,都足以让舒尔哈齐和穆尔哈齐生不出和自己侄子们争夺汗位的心思。
  
  事实上,他们将下五旗联合起来的目的,不是想要图谋建州女真的可汗之位,而是想在汗位之争中为自己谋取更多的利益;野心不大的舒尔哈齐和穆尔哈齐,倒是真没有过自己继位的想法。
  
  因为努尔哈赤的儿子们都不是什么轻与之辈,掌控在他们手中的上三旗更是建州女真部落的精华所在;以下五旗的十万骑兵对抗上三旗的十六万骑兵,这可不是聪明人的选择。
  
  将下五旗联合起来以后,舒尔哈齐和穆尔哈齐又出面斡旋,让乌尔古岱、索尔果、苏巴海三位旗主贝勒,释放被软禁的德格类、阿巴泰、阿拜三人,并把他们礼送回上三旗。
  
  乌尔古岱等三位实权旗主贝勒,本就没有把德格类三人放在眼里,认为对方不过只是三个年轻的小家伙而已;所以,他们爽快的答应下来后,当即就将德格类三人释放。
  
  重回上三旗的德格类三人,本来是想说服自己的哥哥弟弟们出兵收拾软禁他们的旗主贝勒;但日益严峻的汗位之争形势,却如同一盆冰水,将他们心头的怒火浇灭。
  
  无论是代善和皇太极,还是多尔衮三兄弟,面对主动找上门的德格类三人,他们非但没有派兵帮忙的意思,反倒是屡次逼着三人表态,到底支不支持自己继承汗位。
  
  奔波数日无果后,德格类三人与其他没有实力竞争汗位的兄弟们聚集在一起,想要商议出一个应对眼下局势的策略;没想到,商议到一半的时候,却是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三哥、四哥、五哥、六哥、七哥、老九、老十、老十一、老十三,诸兄弟今天齐聚一堂,怎么没叫上兄弟我呢?”走进大厅的皇太极,微笑道:“我们兄弟之间,可是好久没有聚聚了。”
  
  “哼,我们这些无兵无权的台吉,哪敢和你这个位高权重的四贝勒攀交情啊?”性格暴躁的莽古尔泰,满脸不忿道:“你可是要继承汗位的人,我们可入不了你的眼!”
  
  “五哥,你这话可不能乱说啊!”莽古尔泰旁边的赖幕布阴阳怪气道:“要是我们的八哥真成了可汗,那你我可都是臣子;有些话说出来,可是要出人命的。”
  
  “五哥、老十三,我皇太极自认不是什么薄情寡义的人,为什么你们说话要如此刻薄?”眉头紧皱的皇太极,很是不满道:“难道,我们兄弟之间,就没有什么亲情可言吗?”
  
  “亲情?”不屑一笑的阿巴泰,冷脸对皇太极问道:“老八,你是正蓝旗的旗主贝勒,你的儿子豪格都是正蓝旗的固山额真贝勒,可我们呢?我们是豪格的叔伯,却只是个有名无实的台吉!”
  
  “七哥,你明知道这是父汗的决定,我有资格提出异议吗?”心中微微一动的皇太极,适时的表态度:“在我心里,你们每一个兄弟,都是我的骨肉至亲,都是八旗不可或缺的肱骨重臣!”
  
  “骨肉至亲?肱骨重臣?”有些反感皇太极这种虚伪作态的阿拜,直言不讳道:“老八,若是没有二哥和老十四的威胁,我们还是你的骨肉至亲、肱骨重臣吗?你这话,未免太虚了吧。”
  
  “三哥,如果你认为我刚才所说的话是虚伪之言,那我可以用长生天的名义起誓:若我皇太极能有幸继任可汗之位,必会与自己所有兄弟共享可汗大权;如违此誓,天诛地灭!!!”
  
  “老八,你是真的愿意与我们共享可汗大权?”霍然色变的汤古代,猛地站起身来,看着皇太极的眼睛对他追问道:“我们大家都知道,和硕贝勒只有四个。”
  
  被惊到的可不仅只有汤古代一人,其他诸台吉贝勒也都极为震惊的看向皇太极;因为以长生天的名义所发的誓言,是草原上最神圣不可侵犯的誓言,是发誓者必须要践行的誓言!
  
  以皇太极现在的身份和地位,以及将来有可能继承的可汗之位,他不可能胡乱发誓,更不可能背弃自己以长生天的名义所发誓言;这就意味着,他刚才所说的,都是真的!
  
  “四哥,只要我一坐上可汗的位子,我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将四大和硕贝勒扩大到八大和硕贝勒;到时候,二哥、三哥、四哥、五哥、七哥、老九、老十二、老十三,都是和硕贝勒。”
  
  “除此以外,我会重新任命八旗旗主贝勒和固山额真,保证我们每一个兄弟都是各旗的实权贝勒;或许,我不能让你们每个人地位均等,但我可以给你们每个人不少于五千的骑兵部众!”
  
  “那现有的下五旗旗主贝勒和固山额真呢?”相比于其他人的呼吸粗重,勉强保持冷静的阿巴泰问道:“这些可都是实权贝勒和功勋大臣,他们会心甘情愿的交出权力吗?”
  
  “七哥,我们上三旗有十六万骑兵,下五旗只有十万骑兵,只要我们能做到齐心协力,谁敢和他们正面相抗?”皇太极解释道:“而且,我会用高官侯爵,让他们做出明智选择的。”
  
  “舒尔哈齐和穆尔哈齐呢?”突然想到两个人的德格类,面带忧色的开口道:“他们既是位高权重的旗主贝勒,又是我们的嫡亲叔父,我们该怎么让他们交出兵权呢?”
  
  “老十,你且放心,二叔和三叔的事情我已经拟好了计划。”早有准备的皇太极,信心满满道:“二叔之子阿敏和三叔之子萨哈廉,都是我们爱新觉罗家族成员,他们同样会是实权贝勒。”
  
  “此外,我还会在贝勒之上新设郡王和亲王两级爵位,非我爱新觉罗家族成员不得受封;舒尔哈齐叔父和穆尔哈齐叔父,会成为我们建州女真最初受封的两位亲王,凌驾于诸贝勒之上。”
  
  “既然这样,八哥,我愿意全力支持你继任可汗之位!”自我感觉代善和多尔衮,不可能开出更好条件的赖幕布,第一个旗帜鲜明的站出来支持皇太极。
  
  “老八,我们也支持你继任可汗之位!”这是汤古代的表态,老四汤古代与老六塔拜是一母同胞的亲兄弟;汤古代的态度实际上就是塔拜的态度,他们两人是一体的。
  
  “八哥,我们也支持你继任可汗之位!”这是老九巴布泰和老十一巴布海的表态。
  
  “老八,以后我们兄弟就靠你了!”这是老五莽古尔泰和老十德格类的表态。
  
  “老八……”
  
  诸兄弟全部表态以后,终获九位兄弟支持的皇太极,几乎已经坐实他即将到手的可汗之位;因为名义上权力最大的四大和硕贝勒中,又有一位莽古尔泰倒向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