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艾泽拉斯之救赎章节目录 > 001章 监狱风云

001章 监狱风云

    “我都在这儿这么久了,你还是不愿意说些什么吗?”
  
      尽管这片晦暗空间几乎没有灯火照明,但穹顶上的奥能水晶却时刻散发着明亮的光芒,足以照亮整个紫罗兰监狱的每个角落。
  
      灰白的长发披散在肩头,克拉苏斯也不知道从哪儿找来的靠椅,正翘着二郎腿坐在某个容纳常人大小的监室门口。
  
      由奥术能量组成的弧形牢门里,束发同样灰白的精灵法师盘腿而坐,握着一条绿宝石吊坠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又一次没有应答,克拉苏斯耸了耸肩,百无聊赖地翻动手里那快要倒背如流的书籍。
  
      早知道就多带两本书了,唉。
  
      瞥了一眼脚边那一摞同样被翻烂了的古籍,克拉苏斯重重叹了口气,随即带着一脸失望,撑着已经麻木的膝盖缓缓站起。
  
      “这就走了吗?”监室内,尽管沙哑的嗓音充满沧桑,兰洛斯胡子拉碴的脸上,依旧带着那份熟悉的揶揄。
  
      这一问,搞得克拉苏斯悬在半空的屁股坐也不是站也不是,十分尴尬。
  
      “我还以为黑暗之门把你给炸傻了呢。”
  
      没有回应对方的怨念,兰洛斯微微一笑,随即似乎是感到胡须的碍事,慢悠悠抬起手来。感受到魔力的涌动,克拉苏斯陡然心惊,在看到对方的胡须竟是在无形的力量拨弄下,哗啦啦地自行脱落后,师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惊讶,双眉紧紧靠在了一起。
  
      别忘了这是什么地方。紫罗兰监狱,东部王国最大最严密的禁魔监狱,也被称为法师噩梦。而且兰洛斯现在还是在监室内,居然在使用魔法?
  
      “啊,抱歉,习惯了。”见师目瞪口呆,兰洛斯连忙收敛魔法,但那张惹人不快的笑脸却没有表达出丝毫的歉意。
  
      “看来,达拉然之眼果真在你身上。”克拉苏斯很快得出了最合理的解释。
  
      对于这一点,兰洛斯并没有反驳“是安东尼达斯亲自找你回来的吧?连他的话你都不相信?”
  
      “我只是不相信,你居然会做出这么出格的事。”师用不争气的眼神看着精灵。
  
      见对方严肃起来,兰洛斯也收起了玩笑“你不明白,我不得不这样做。”
  
      “为什么?”
  
      “为了我自己,为了艾泽拉斯。”
  
      眉宇间的皱纹再度加深,如果是其他人,是定然不会相信兰洛斯所言的,但克拉苏斯不同。不过就算如此……
  
      “你没必要冒这么大的风险,如果你冷静地跟安东尼达斯师详细交谈,以你当时的声望,成功概率是很大的。”
  
      “相信我,如果有选择的话,我会那么做的。”兰洛斯一脸苦涩地摇摇头,没有人能体会,直面黑暗泰坦的压力到底有多么可怕。
  
      嗯,或许有那么一个……
  
      见他这般模样,克拉苏斯顿时气得吹胡子瞪眼“听你这话,踹掉一位师,盗取达拉然之眼,这么大的罪名你还有理了?”
  
      罪多不压身,虽然肯瑞托没能查出克尔苏加德事件的全部真相,但将一切黑锅全都安在这个一级罪犯的身上准没错。这一点,可是得到全达拉然上上下下默认了的,毕竟相关机构要处理的案件太多了,没那么多时间也没有必要去彻查。
  
      对此,作为真凶的兰洛斯也没有太多抵触。
  
      “后面那个我认,关于克尔苏加德,我可是帮了大忙……”正说着,看到对方脸上的不耐,兰洛斯顿时明白了什么,“哦,对了,抱歉忘了你的蜜月假期。”
  
      “别给我转移话题。”克拉苏斯额头的青筋狠狠一颤,连忙深呼吸压下了愤怒,“克尔苏加德的事儿如果能私下处理,根本不会产生那么大的损失和影响。”
  
      “我说了,我是迫不得已。”兰洛斯很是无奈地耸了耸肩,“而且你看,我这不是乖乖进来了吗?”
  
      “还真会给自己脸上贴金呐。”狠狠白了对方一眼,尽管接触的时间不算少,但这家伙脸皮的结实程度,每次都能给他‘惊喜’。
  
      “如果你是来找我算账的,门没锁,我也不会反抗。”指了指监室入口处的奥术屏障,兰洛斯直接摆出一副任人宰割的样子。
  
      猛地咬紧牙关,克拉苏斯好不容易控制住的情绪再一次在胸口翻腾。好一会儿后,在兰洛斯贱贱的笑声中,克拉苏斯缓缓睁开眼。瞥了一眼自来到此处开始,对方就一直紧紧攒在手里的吊坠,他的声音,突然变得低沉了起来。
  
      “德拉诺,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下,该轮到兰洛斯愣神了。
  
      “都快过去一年了,达拉然的消息应该没那么闭塞吧?”再看了一眼绿宝石吊坠,兰洛斯一边心不在焉地回应,一边将其收入怀中。
  
      “我是问你。”克拉苏斯一脸恨铁不成钢,“你知不知道我这是在帮你?”
  
      “哦?”眉头一挑,兰洛斯这会儿才真正开始认真倾听起来。
  
      “我已经跟凯尔萨斯协商过,如果你盗取达拉然之眼的确有足够正当的理由,且在德拉诺的行动中做出的贡献得到证实,我们有把握缩短甚至是免除你的牢狱之灾。”
  
      “而且,安东尼师也曾隐晦表达过对这个提议的赞同。”
  
      “啧啧,原来你们还算是挺有良心的嘛。”虽然语气充满了调侃,但兰洛斯默默低下的脸上,却悄然闪过一丝感动。
  
      “不然你以为呢?克尔苏加德被除名,我特么天天那么忙还抽空跟你这儿录口供翻案,结果你特么鸟都不鸟我?”
  
      提起这件事,克拉苏斯紧握的拳头几乎砸在屏障上。
  
      对方的表现,令一向以脸皮厚自诩的兰洛斯都感觉到不好意思。默默抓了抓脸颊,法师连忙谄笑着安慰“冷静,有什么话好好说嘛,气大伤肝。”
  
      接连喘气将怒火顺下去,克拉苏斯恶狠狠地瞪着法师“我可跟你说了,这是你最后的机会。几个月前,奎尔萨拉斯的游侠将军接连拜访达拉然数次都没能见到你的面,就连蓝龙的施压都被议会扛了下来,再不抓住机会,你可就真的完了。”
  
      希尔瓦娜斯?
  
      在这个名字出现在脑海里的同时,兰洛斯的脸色明显变得黯淡了下来。
  
      “怎么,你不敢见她?”毕竟是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老油条,克拉苏斯瞬间就抓住了重点,“因为奥蕾莉亚的遇难……”
  
      “不,她没有遇难。”抢断对方的话,兰洛斯猛地抬起头,萦绕着色泽不同但具备同样危险光芒的双眼投射出冰冷至极的神色,“我相信她没有。”
  
      莫名感觉到心悸,克拉苏斯的眉头用力挤了挤,好一会儿后才反应过来拿出一颗记录水晶“很好。”
  
      “那就详细说说看吧,到底发生了什么?”
  
      提到奥蕾莉亚,兰洛斯也失去了闲扯的兴致,只是用平淡甚至冰冷的语气,一五一十地讲述着过去“这一切,要从萨格拉斯之墓说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