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艾泽拉斯之救赎章节目录 > 082章 余烬尚存

082章 余烬尚存

    “耐奥祖。”
  
      这声呼唤,让瘫倒在地的部落大酋长强忍着浑身上下的痛楚,缓缓睁开了眼睛。同一时刻,围绕在他身边的诡异虚无好似突然被点燃,竟是直接狠狠刺入他的皮肉,肆无忌惮地袭击着他的一切感官。
  
      “啊!”
  
      凄厉哀嚎的兽人术士整个蜷缩起来,好似被泼了一身强硫酸,他声嘶力竭的喊叫声充斥着无穷无尽的痛苦与癫狂。在这持续不断仿佛没有尽头的折磨中,他隐隐约约又听到了那个呼唤。
  
      “耐奥祖。”
  
      明显更近了,但,被痛苦支配的兽人只顾着缩在地上不断抽搐和惨叫,根本没有半点余力,哪怕只是抬起头看一眼。
  
      或许是声音主人的怜悯,在欣赏了一番兽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狼狈和痛苦后,一个有力的脚掌狠狠踏在他的面前。
  
      翻腾的赤红火焰瞬间焚毁地面,高温带来的刺痛,几乎让耐奥祖整个窒息。但,在看清火焰中的赤红色蹄状脚掌后,所有的痛苦,竟是被惊涛骇浪般的恐惧所淹没。
  
      “啊,耐奥祖,我那不够虔诚的小仆从。”欣赏着对方的惊恐,燃烧军团的至高主宰用玩味似的话语缓缓说着,“我还以为你把我忘了呢。”
  
      “大,大人……”耐奥祖喘着气,尽管他甚至已经感觉不到四肢的存在,但他还是竭尽全力匍匐着向对方谦卑鞠躬,“饶命……”
  
      “饶命?不,不,不,你应该是误会了什么。”基尔加丹的笑声显得冰冷异常。随后,那锐利的手掌缓缓抬起。无形的力量托举下,那根跌落在一旁的毁灭权杖飘到了他的手中。
  
      “你给我带来了不错的见面礼,我是不是应该感谢你呢?”
  
      耐奥祖曾相信过基尔加丹的话,在那之后的下场,就是毁掉了他所拥有的一切。而现在,欺诈者试图再一次用谎言,毁掉他唯一剩下的,性命。
  
      “大人,求求您,饶了我……”
  
      看到耐奥祖恨不得抱住自己的脚踝号啕大哭,基尔加丹的脸上浮现起耐人寻味的兴奋。
  
      复仇的滋味,总是令人沉醉。但相比耐奥祖,他更愿意看到在自己面前请求饶恕的,是维伦。
  
      缓缓蹲下,基尔加丹熊熊燃烧的炙热双眼仿佛要将这个痛哭流涕的兽人烧成灰烬。
  
      “你让我付出了很多,你知道的。”恶魔低沉的狞笑,如同万剑贯穿耐奥祖的胸膛,“而现在,你该为自己的失败付出代价了。”
  
      布满血丝的双眼猛地瞪大,耐奥祖突然发了疯似的挥动双臂:“不,不!明明是你欺骗了我!是你……”
  
      狗急跳墙的兽人不断挥动青筋暴起的手臂,试图抓住那个不可一世的恶魔。可这番模样,并没有惹恼欺诈者,恰恰相反的是,基尔加丹嘴角的弧度,愈发扩大。
  
      “原本我还觉得无趣,现在,真是越来越令人愉悦了。”
  
      话音刚落,如同蛆虫般蠕动向前的兽人术士终于将布满鲜血和泥土的指甲碰到了对方的脚踝。就在这个瞬间,就像是浓度极高的汽油遇上火星,炙热的火焰瞬间通过指尖传遍全身,耐奥祖当即撕心裂肺地惨叫着翻滚起来。
  
      看着兽人在火焰中撕心裂肺地哀嚎着,基尔加丹的笑声愈发扩大:“没错,就这样取悦我吧,可悲的,凡人。”
  
      与此同时,欺诈者抬手一握,随着一股极度冰寒的气息翻腾而起,几乎被烧成干尸的耐奥祖仿佛找到了救命稻草,发了疯似的想要从地上爬起,无比渴望地伸长那被火焰不断烧灼的双手。
  
      见状,基尔加丹微微一笑,随后立刻将那包裹着无尽冰冷的符文长剑刺进了兽人的胸膛。
  
      在长剑浩瀚的冰冷魔力冲击下,兽人身上的火焰,竟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熄灭。
  
      几乎令自己晕厥的痛苦在冰冷气息中迅速缓解,正是因为如此,耐奥祖似乎根本没有意识到,那造型诡异的长剑已经将他的胸膛彻底贯穿。
  
      就在兽人好不容易有了喘息机会的时候,基尔加丹突然冷冷一笑,用力抽出长剑。
  
      瞬息之间,仿佛全身的力气都被长剑吞噬。耐奥祖惊恐地发现,随着那冰蓝色的剑刃离体,浑身的血肉竟是化作灰烬,悄无声息地涌入了剑身。
  
      “不——!”
  
      灵魂被撕裂,比烧灼更加难以承受的痛苦如潮水般将耐奥祖淹没,那无比刺耳的哀嚎声,好似要贯穿这天空。
  
      眨眼时间,骨化形销的兽人术士仅剩一副枯骨,无力散落在基尔加丹的面前。
  
      基尔加丹凝视着符文长剑上的羊头骨雕塑,仿佛从那空洞的眼眶中看到了耐奥祖痛苦挣扎的灵魂。传说之剑,霜之哀伤,能够夺取并随意控制灵魂的恶魔之剑。
  
      “别担心,你对我还有点用。”
  
      一边说着,欺诈者手腕一翻,一个仅能露出眼睛和口鼻的冰蓝头盔出现在手中。随着他将其戴在兽人焦黑的头骨上,冰寒的气流飞快裹住所有散落的骸骨,瞬间冻结成冰。
  
      叮、叮!
  
      用霜之哀伤轻轻敲打着面前这硕大的冰块,基尔加丹的笑声愈发令人毛骨悚然。
  
      “有了这个东西,艾泽拉斯终将毁灭。”
  
      仿佛在回应欺诈者的自言自语,冰块中,头盔下的骷髅眼眶闪过两束令人毛骨悚然的幽蓝色光芒。
  
      ————————————
  
      “我这是,在哪儿?”
  
      图拉扬忍着遍布全身的乏力和痛楚,艰难从地上爬了起来。眼前,是一望无垠的黑暗虚空,无数群星罗列其上,梦幻般的各色流光不断在其中穿梭流淌。
  
      而在他的脚下,是一块漂浮在这片看不到尽头的虚空中的陆地。
  
      跟随着他一起跨越空间裂隙的洛萨之子们也相继醒来,都十分默契地露出了茫然的神色。与此同时,图拉扬似乎想起什么重要的事情,猛地站起身来四下打量。
  
      幸运的是,那个窈窕的背影正矗立在这块陆地不远处的边缘,乘风而起的金色长发,依旧那么耀眼。
  
      缓步来到对方身边,图拉扬正要开口说些什么,下意识撇向远方的目光,却带来了令他目瞪口呆的景象。
  
      庞大到无法计算体积的星球,就这样裂开,化作无数的碎块,静静漂浮在无垠的虚空之中。
  
      “这,这就是德拉诺吗?”
  
      “应该吧。”心不在焉地回应着,奥蕾莉亚的目光显得十分灰暗。
  
      图拉扬张了张嘴,却没能继续说下去。处于这片一眼就能看到尽头的陆地,他根本找不到任何回到德拉诺或者艾泽拉斯的可能。他能说什么呢?能用什么去安慰面前这个精灵呢?
  
      这样就结束了吗?圣光啊,您的信徒在此谦卑祈求,帮帮我们……
  
      渐渐的,一股名为绝望的情绪,悄悄侵入了图拉扬坚不可摧的意志。
  
      “是的,我听到了,孩子。”
  
      空灵的声音,带来如同母亲怀抱般的温暖和慈祥。不约而同,茫然的洛萨之子纷纷抬头看向上方。
  
      与此同时,明亮却丝毫不显刺眼的金色光辉映照在众人苍白的脸庞,那一双双茫然失措的眼眸中,倒映着一个又一个神圣不可亵渎的高贵身影。
  
      金色块状晶体在无形的力量托举下缓缓转动,随着它们的降落,悦耳的嗡鸣声徐徐传来,仿佛在所有人的心头洒下了希望。
  
      “我是泽拉,圣光之母,最古老的纳鲁之一。”最先来到图拉扬面前的纳鲁发出轻缓的声音,温暖的感觉,如醍醐灌顶般填充所有人的身心。
  
      “孩子,我回应你的祈祷。”
  
      话音刚落,一束金色的光从泽拉身上绽放并照耀图拉扬。后者只感觉令人舒适到晕厥的畅快感从四肢百骸涌现,原本的伤痛和疲惫,在这一刻统统消散不见。
  
      “圣光在上!”感受到这熟悉而又无比浩瀚的神圣力量,图拉扬几乎没有半点犹豫,谦卑地跪倒在纳鲁的面前。
  
      如果说之前是众人不知所措,那么在连图拉扬都表态之后,所有的洛萨之子也都纷纷附和。唯一没有动作的,只有图拉扬一旁的奥蕾莉亚。
  
      泽拉身上的圣光微微闪烁,似乎在因为精灵游侠的不作为而感到疑惑:“孩子,你有什么诉求吗?”
  
      感受到照在自己身上的光愈发变得明亮,奥蕾莉亚默默皱紧了眉头。在跟兰洛斯进行过深入的思想交流和其他之后,她对圣光的态度比以往要理性得多。
  
      当然,她并没有丢失对这份神圣力量的尊重,只是……
  
      微微躬身,奥蕾莉亚缓缓开口:“我只想知道,您有办法帮我们回到艾泽拉斯吗?”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聚精会神起来。
  
      泽拉身上的光又闪了闪,在短暂的沉默后,那十足悦耳的声音再度响起:“很抱歉,我只能帮你们回到德拉诺。”
  
      果不其然,洛萨之子们的脸上再度涌现起了失落。回去那个破碎的世界?谁会那么傻?
  
      “能帮帮我吗?”
  
      听到奥蕾莉亚急切的问题,图拉扬不由一愣,正欲开口阻拦,却比泽拉抢先一步:“那个世界已经毁于一旦,回去又有什么意义呢?”
  
      “相比于此,我有个更加适合你们的建议。”没有给奥蕾莉亚反驳的机会,泽拉的声音勾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你们知道吗?燃烧军团和虚空无时无刻不再威胁诸界,包括艾泽拉斯。而我与我的同胞们,在经历亲眼见证无数生灵涂炭和无数世界被毁的伤痛后,我们站了出来,以求帮助所有受到压迫的人们。”
  
      “我们花费了很长的时间,组建了一支圣光军团,在那之后我们跨越诸界,阻止了燃烧军团和虚空的无数次暴行……”
  
      “现在,我诚挚地邀请你们,加入我们。”
  
      泽拉身上绽放出明亮的圣光,在这股正义而又神圣的光辉之中,包括图拉扬在内的所有洛萨之子都高声附和起来。唯独,奥蕾莉亚……
  
      “这崇高的事业需要你们每一个人的努力和协助,我亲爱的孩子。”
  
      对比一开始的温和,泽拉的语气,明显变得强硬起来。
  
      感受到那无形压迫,奥蕾莉亚深深吸了口气,凝视着浮空晶体类似眼睛的镂空许久,这才颤巍巍开口。
  
      “我的决定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