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艾泽拉斯之救赎章节目录 > 080章 死亡骑士

080章 死亡骑士

    矮人挥舞着跟自己半个身体差不多大的锤子,费尽全力砸扁了前方袭来的绿皮怪物,望着脚下被绿色浪潮淹没的皑皑雪山,悲凉在他的心中迅速攀升,最终,他振臂一呼,用小小的身体,爆发出了贯穿群山的呐喊。
  
      “撤退!快,撤回铁炉堡!”
  
      “哈?兄弟,我们好不容易将这些怪物拦在山腰,撤退?那不是将我们的家园拱手相送吗?!”
  
      说话的是一个一身钢板的小号维京斗士,那双嗜杀愤怒的眼睛透过牛角盔的缝隙死死盯着对方,尽管他努力压制,可始终无法安抚自己的情绪。
  
      “冷静点,穆拉丁。”麦格尼·铜须没有怪罪弟弟的冒失和无礼,他望着从前方一直延伸到视线之外的战场,声音显得那么无力,“哪怕占据高地,我们也战胜不了他们,就算突破了这些怪物的防线,我们的部队也将承受巨大的折损。相比为了无意义又代价惨重的胜利,最好的选择只有退守铁炉堡,我向你发誓,他们打不开山下王国的大门。”
  
      这一会儿的功夫,穆拉丁终于冷静下来,看着暴雪中无边无际的绿色浪潮,名为绝望的情绪同样在他的心头缓缓滋生。最终,他长长吐出了一口浊气:“听你的,兄长,你才是我们的国王。”
  
      ————————————————
  
      “大酋长,他们撤回到山里去了。”萨鲁法尔来不及拭去遍布全身的敌人的鲜血,火急火燎地赶到了哨塔上。
  
      奥格瑞姆正伸手挡住风雪,穷极目力想要看清矮人的动向,听到他的话,下意识点了点头:“很好。”
  
      “要继续追击吗?”萨鲁法尔脸上显露出明显的犹豫。
  
      幸好,奥格瑞姆的决定没有让他难做:“不,这座山下堡垒的构成恐怕比格瑞姆巴托还要复杂,攻下它所付出的代价相比能够获得的利益差距太大。”
  
      “没错,您已经得到了想要的,就让这些矮人在洞里等死吧。”一个发出蹩脚兽人语的尖细声音从奥格瑞姆旁边传出,随着众人将视线放到那人的身上,纷纷露出了不加掩饰的嫌弃和鄙夷。
  
      同样是绿色的皮肤,但体型差距就好比大象和老鼠,五短身材与那丑陋的脑袋完全不成正比。
  
      一个地精?在兽人当中?
  
      “希布兹先生,部落封锁了矮人的铁炉堡和侏儒的诺莫瑞根,也意味着卡兹莫丹绝大部分的矿产都落入了部落的掌控,现在,到你们遵守承诺的时候了。”奥格瑞姆不是黑手,他也没有喝过那会让人暴虐疯狂的恶魔之血,他很理智。
  
      这群地精自称来自一个遍布整个世界的中立势力,热砂集团。在占领暴风王国后,毁灭之锤结识了这个对部落来说全新的种族。这些机智狡诈的生物躲在暗处,见证了部落的到来和潜力,并给他开出了回报不错的合作条件。
  
      从暴风城搜刮的钱财对奥格瑞姆来说并没有太大的用处,如果用一些金币就能换取这个世界的更多情报,以及新的技术支持,他愿意满足他们。
  
      尤其是得知地精在造船方面颇有造诣后。
  
      “三,不,两个月,只要材料供应足够,给我两个月的时间。”希布兹推了推高脚帽帽檐,露出了资本家特有的笑容。在他的合作伙伴看来,这是诚意和信心,可在工人和员工眼中,这叫压榨,这叫剥削。
  
      “看来,我来的不是时候。”
  
      一个沧桑腐朽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嗅到其中那份令人憎恶的熟悉,奥格瑞姆的脸色瞬间冷了下来:“不,我们刚好谈完。”
  
      “现在有的是时间来谈谈你的事情,古尔丹。”
  
      随着毁灭之锤转过身来,那个在风雪中显得极其瘦弱的佝偻身影映入了他的视线。
  
      仇恨和怒火如海浪般正面冲击,让古尔丹下意识地后退了一小步,不过很快,他收敛恐惧,谦卑致礼:“抱歉,大酋长,我没能在这场战争中做出应有的贡献。”
  
      “贡献?”毁灭之锤笑了,他用戏谑的目光打量着对方,却并没有急着宣泄那从未离开他心头的恨意,“古加尔没有告诉你你所面临的处境吗?”
  
      面对奥格瑞姆的嘲笑,古尔丹默默瞥了一眼身后神色飘忽的双头食人魔。当他醒来看到的不是暗影议会那些熟悉面孔后,他就已经明白了对方所谓的处境是什么。
  
      同时,在暗影议会遭受排挤和毁灭之余,古加尔和他的暮光之锤氏族却得以幸存,他很轻易就能猜到原因。
  
      过去自己在部落呼风唤雨的日子,一去不返了。
  
      “我知道我曾经犯下了不可饶恕的过错,但无论伟大的毁灭之锤信任与否,我都必须声明,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部落,而部落也如我所想的强大了起来。”古尔丹侧过身让出一条路,“过去如此,现在依旧。”
  
      话音刚落,一个全身都包裹在黑色盔甲内的人类走了过来。是的,人类!
  
      示意卫兵收起敌意,奥格瑞姆看向了这个面无血色的人类,眉头逐渐靠在了一起。虽然他对魔法一窍不通,但凭借敏锐的感知,他能感觉到,这个人类身上散发着一股令人作呕的气息,死亡的气息。
  
      “这场昏睡给了我新的知识,而我,已经找到了用它们来为部落服务的方法。”看着这个人类,古尔丹的脸上露出了抑制不住的笑容,“到前面来,塔隆戈尔,让大酋长好好看看。”
  
      “塔隆戈尔?”奥格瑞姆很快从记忆中找到了这个名字,那个兽人术士,耐奥祖的副官,古尔丹的追随者。
  
      “是的,我将他的灵魂注入到了人类的尸体当中。”看着自己的杰作,古尔丹露出了自豪的表情,“这就是我向您展示的,能为部落服务的,新的力量。”
  
      “死亡骑士塔隆·血魔向您致敬,大酋长。”人类单膝跪地,没有半点起伏的话语显得毫无生气。
  
      奥格瑞姆没有回应,那愈发浓烈的肮脏尸臭让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能感觉到这个自称死亡骑士的家伙具备着不俗的潜力,同时这股力量也没有与邪能挂钩,也没有亵渎兽人的尸体。尽管令人浑身不自在,但他实在是没有理由去拒绝这份壮大部落的礼物。
  
      可是……
  
      杜隆坦惨死的一幕在奥格瑞姆眼前不断回放,他凝望着古尔丹,眼神复杂的极点。
  
      最终,他做出了选择:“我给你一个机会,古尔丹,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
  
      现在,人类才是奥格瑞姆和部落的心头大患,至少在彻底解决人类之前,古尔丹还有点用处。
  
      “感谢您的宽宏大量,大酋长。”术士艰难弯腰,在所有人都不曾注意到的阴影中,狡诈阴邪的色彩在他脸上一闪而过。
  
      他知道,奥格瑞姆不会放过他的,不过至少在结束战争之前,他是安全的。同时,他有一个彻底改变自己处境的办法。这场昏睡可不仅仅只是给了他创造死亡骑士的知识,更为关键的是,在麦迪文陨落的那一刻,因为双方的联系,他趁机窥视了那位的思想。
  
      那个位于大海深处的幻象,那股足以凌驾整个世界的力量……让他心驰神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