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局长成长史章节目录 > 2478、方圆初现自己的工作风格

2478、方圆初现自己的工作风格

    

    宋大成亲自开车送方圆上班。而宋思思开着她的车,拉着妈妈一起上班。

    本来,宋思思一定要送方圆,但方圆态度很坚决:“越是政治上敏感关键的时候,越是要谨慎,不能给政治对手半点机会。”宋大成最能理解方圆的心情,说:“我送小方吧。思思在这个时候送确实不合适。”

    在去教育局的路上,宋大成提到了一件事:“小方,大成公司现在发展的势头不错,融资也因为你的缘故得到了交通银行的大力协助。但是,公司要发展壮大,对资金的需求量很大。我最近在与朋友吃饭的时候聊起来,大家都说上市融资是个捷径。有很多的公司,都是靠上市,融得了发展的资金,也从千万级富翁变成了拥有10亿甚至几十亿的亿万富翁。”

    昨天晚上,周鹏有刚刚跟方圆提出春晓公司上市融资的事情,所以关于上市融资,方圆有初步的认识。方圆说:“公司上市融资确实是一个捷径,但是很不容易。有许多公司十几年运作上市,也没有成功。”

    宋大成说:“这我知道。我知道你本事大,关系广,这个方面能不能给牵牵线。你也知道,我的公司,将来也是你和思思的。”方圆说:“叔,公司上市,看起来是自己家的事情,但实际操作起来,绝对不是这么回事。”宋大成说:“怎么个意思?”方圆说:“据我了解,公司上市的过程,其实是利益重新分配的过程。只有学会利益分享,才能加速企业上市的进程。有一些公司运作了十几年也上不了市,就是没有学会利益分享。这个利益分享,说白了,就是好处不能一家全拿,大家都有份。这个‘份’是多少,绝对是一门学问。我也不是很懂,但我知道,许多上市公司,表面上的股东是张三,可实际的股东可能是李四;表面上张三占据了51%的股份,但实际上还有很多没有在公开文件里留名的人,占据着不同比例的股份,比如,一些对公司有重要影响、重要作用的人,实际在公司也持有一定数量的干股。这件事,还请叔再去了解了解。大成公司上市以后,流通股也占据全体股份相当大的比例,如果你不能控股,这就意味着巨大的风险。你去了解一下国美集团的有关信息,创始人差一点被一个小股东,联合二股东和其他散户,彻底篡夺了公司的管理权、所有权!”

    宋大成握方向盘的手都忍不住颤抖了一下,车子差一点撞到另外一辆车。宋大成说:“公司上市了,这公司也得是我或者思思说了算。我不能替别人作嫁衣裳。”方圆说:“但很多公司在上市过程中,事实都是因为不懂、盲目,被别人掠夺了财产。鲁能集团,山东最大的电力公司,市值600亿,网传被北京一家30多亿的民营公司给控股。真与假,现在没有人能辨得清。如果是真的,那可真是以小搏大,花极少的钱,把国有的财产变成了个人的财产。鲁能与大成公司没有可比性,但这件事却具有借鉴意义。”

    宋大成说:“好,我一定好好研究研究!如果会导致大成公司变成别人家的企业,那么我宁可不上市!”

    方圆在教育局门口下了车。|上楼的过程中,遇到的每一个教育局工作人员,都已经改了称呼,都称方圆为方局长,而且态度恭敬、笑容谄媚,包括下楼办事的工会主席宋萍,也是这样的态度。方圆不能不感叹:在权力面前,许多人都成为奴仆。自己才刚刚主持工作,而且是临时的,就已经感受到了教育局同事们完全不同的工作态度。

    上楼的时候,方圆心情不错。可是,当方圆来到自己办公室的门前时,办公室前已经站了将近20多人,顿时方圆的好心情一扫而光:工作可不能这样干!如果这样干,累死了,还不出效果。大家纷纷向方圆问好。张元庆抢先一步:“局长,我早晨来的时候,跟大家说过了,您不一定有时间。但是各位领导还都表示要在这里等。”方圆说:“先请大家下一层楼,在会议室等等。张主任,今天就辛苦你了。”

    张元庆知道方圆的意思,其实这也是办公室主任的本职职责。张元庆说:“请局长放心,昨天下午的情况绝对不会再出现。”方圆点点头,张元庆跟进来,给方圆泡上茶水,很严谨地请示:“局长,是不是可以见这些同志了?”方圆说:“先不急。先处理教育局的本职工作,再处理外面的事情。张主任,做工作要有个轻重缓急,要有个优先选择。我临时主持工作,不能眉毛胡子一把抓。这样,你首先跟各位副职联系一下,看他们是否有紧急的工作,然后根据他们的工作,来决定是不是需要当面商量。各科室如果有紧急工作,先向分管副职领导汇报,分管领导觉得有必要和我面谈,再进来谈。我直接分管的基教科、教研室和教科所,我现在临时分管的财审科、人事科,你也问一下,有没有紧急的工作。这些工作谈完之后,我再见见外面的这些同志。也见不多,毕竟时间有限。你过一会儿问一问这些来的人,如果分管领导能解决的,让他们找分管领导;如果一定要见我,也可以,但只能等。明确地告诉他们,我必须先把教育局内部的工作处理完,再接见外面的人。”

    张元庆感叹:翟新文还是老式思想的干部,方圆才临时主持工作,就表现出不同的工作作风。不得不承认,方圆这样的工作作风,更有利于提高工作的效率,对教育工作更有利。应酬,太多了也是负担。

    张元庆说:“好的,我马上来做这几件事。”方圆说:“关于要批阅的上级公文和下级上报的请示或报告,早晨上班时送一批,下午1点半送一批,其他时间,除非特别紧急的、特别重要的,就不要单独呈报。”张元庆说:“好的。我马上让文书把昨天下午到今天早晨的公文送过来。”

    张元庆走出办公室,外面还有很多人。张元庆说:“各位,方局长今天上午,先跟各位副局长谈教育本身的工作。上午能不能谈完,这个不好说。如果你们见分管副局长或业务科室能解决的,就不要在这里等着见局长了。一定要见局长的,那也需要在方局长处理完教育本职工作之后,再抽时间见大家。也请大家不要在这里等,就到4楼会议室里坐坐吧。如果方局长有时间的话,那么才能见大家。所以,我还是希望各位不要在这里等了。”

    一个人说:“我有急事要见方局长。”张元庆说:“对不起,方局长要优先处理教育局今天的工作。如果方局长天天光忙着接见站在门口的人,就算是一天24小时见,也见不过来。走吧,下楼,愿意等的,在4楼会议室等。”

    在张元庆的动员下,虽然很多人不情愿,但也不得不接受了这个现实。张元庆的工作效率很高,回到办公室,就安排文书把原本送给翟新文的公文,给方圆抱了上去。昨天的,前天的,今天早晨的,满满两大文件夹,厚厚的,看起来就吓人!这也没办法,教育局是一个管人最多、管事很杂的大局,除了公安局,再没有任何一个局,像教育局管这么多的吃财政饭的人。

    张元庆又迅速地电话通知了除孙红军之外的局党委其他成员,包括正处级的韩素贞,告诉大家,方局长临时主持工作期间优先处理教育局内部工作,有事及时到方局长办公室沟通。张元庆用词很谨慎,没用“报告”一词,用了“沟通”一词。张元庆也担心自己用词不当,会给自己带来麻烦。张元庆又给方圆分管的几个科室打电话,告诉他们如果有事,抓紧时间找方局长汇报。

    张元庆把方圆交待的事情办完,立刻跑上楼,站到了方圆办公室的门口。张元庆遗憾:要是自己的办公室挪到方圆办公室的旁边,或者方圆直接到翟新文的办公室工作,这个就方便多了。不过,也有尴尬,就是方圆与党委书记孙红军挨着门,这个就实在是让人太不爽了。

    正想着心事,就看到孙红军办公室的门开了。孙红军笑吟吟地把方圆送到门口,说:“方局长,放心吧,这件事我来盯着办。如果姜大成来,就让他来找我。”方圆说:“谢谢孙书记。”看到张元庆,方圆说:“张主任,你还有事?”张元庆说:“我就站在这里,帮着局长把人分流分流。”方圆点点头,说:“公文我已经收到了,可真不少啊!”张元庆说:“其实天天都是这样。到了年底,会更多一些。到中午的时候,我让办公室的同志过来把您批阅过的公文拿下去,及时转各分管领导和科室、学校。”方圆说:“太多了,我一上午可批不完啊!”张元庆说:“我已经嘱咐过了,时间紧急的,重要的,放在最上面。”方圆说:“张主任真细心啊!”张元庆说:“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孙红军说:“张主任可真能干啊!”

    张元庆不知道孙红军是真表扬还是在嫉妒,笑了笑:“谢谢书记,我做得还很不够。”

    方圆回到办公室,面对着两大摞公文,体会到了翟新文平日里的不易。当个局长,表面看起来威风,但实际工作也很累啊!才批阅了三份公文,办公室的门就被敲响。方圆说:“请进。”开门的是副主任督学谢秉国,他让开门,后面进来的是主任督学韩素贞、教育督导室副主任杜宇婷。谢秉国说:“方局长,韩主任和我,还有小杜,过来向您汇报汇报2008年市考核办对我局的年度考核工作,以及市人民政府教育督导室对四区五县和市直各部门教育责任目标进行考核的工作。”

    韩素贞没有说话。杜宇婷说:“局长好。”

    方圆对杜宇婷印象不是很深,平常接触也比较少。方圆站了起来,跟韩素贞握手:“韩主任,还有劳您跑一趟!有什么事情,您叫我一声,我去您办公室就好。”

    一句话,让韩素贞的心里觉得好受多了。韩素贞说:“看你说的,你现在主持工作,我们应该过来的。都要按规则办事嘛!”方圆说:“谢谢韩主任的支持和理解!韩主任请坐!”说着,方圆亲自给韩素贞倒了一杯水,关心地问:“韩主任,平常我一直在瞎忙,对您关心很不够。不知道您现在身体怎么样?”

    韩素贞说:“谢谢。气顺了,心就通了。现在我挺好的,正准备把今年的教育督导考核好好抓一抓,彻底扭转一下这几年东州教育督导的一些不良风气。有些人,在督导考核的时候,不是看哪个区县教育工作干得怎么样,不是看哪个部门对教育支持和贡献多少,而是看谁跟自己的关系好,就给谁高分;或者是和稀泥,大家都一个分数。这样怎么能让各区县必须按照《教育法》的要求来履行教育职责?这样怎么能让其他部门更加重视教育?咱如果不认真起来,人家更会糊弄,也会轻视我们教育。所以,今年的教育督导考核,我准备全程参与!一定要拿出一个客观公正的成绩,让那些不重视教育的区县、部门,名次排在后面。到时候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肯定会看到!”

    方圆看了一眼谢秉国。谢秉国一脸苦笑,轻轻地摇头。很显然,韩素贞的想法与谢秉国的想法并不相同,至少谢秉国并不支持这样做。绝对的客观公正,很显然是不存在的。自己刚刚临时主持教育工作,要是真来个客观公正,到时候把各个区县全部得罪光了,把许多部门也得罪光了。取得好成绩的区县、部门,不会感激教育局,认为这是他们最应得的荣誉;成绩不好的区县、部门,肯定会恨教育局,恨自己这个临时主持工作的人,以后自己还要不要基层和兄弟部门支持了?教育局还要不要支持了?

    嘿,上任第二天,韩素贞就给自己出难题了。方圆还真难说个“不”字,毕竟韩素贞现在站在“理”上。这可怎么办呢?

    [紧急工作太频繁,让我疲于应付。实在没有办法保证更新时间,目前尽量做到不断更。谢谢大家的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