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局长成长史章节目录 > 2425、今天的晚宴,不简单

2425、今天的晚宴,不简单

    2425、今天的晚宴,不简单

    方圆见韦达圣,也有些愣。|韦达圣怡然自如地笑着说:“小方,你与小孔的婚礼,我可是也特意从省城赶过去参加的。”方圆连忙说:“谢谢韦厅长。”

    其实本来就准备邀请柳军一个人,现在情况就有点复杂了。米政广多次去东州,也多次去东州5中,这份情谊摆在那里,没有人能否定;柳军更不用说,对方圆关照有加;现在,韦达圣也说出了一个特别的关系,这让王国栋和方圆都有些为难:到底今晚的宴请,请谁,不请谁?这要是不把一碗水端平了,后患无穷啊!

    王国栋想了一想,说:“今晚,东州市委想宴请省委常委、省委秘书长任宏江任秘书长。其实东州市委也想宴请省教育厅领导,宴请包括关厅长、柳厅长、米书记、韦厅长在内的各位领导,如果分开两桌,我们东州方面来的人太少。现在,关厅长出差在外,那么东州市委能不能请柳厅长、米书记、韦厅长出席?我只担心与任秘书长一桌,有些委屈各位厅领导。”

    跟省委常委一起吃饭,这样的机会,对于教育厅的同志来说,也不是那么容易的。韦达圣第一个表态:“那谢谢王书记,谢谢小方。这样好的机会,我是一定要出席的。”

    柳军很郁闷。他已经接到了孔子田的电话,也问清了出席的范围,教育厅只是他柳军一人。现在韦达圣态度这样积极,米政广似乎也有意要出席,晚上在酒席上的说话就不能那么随便了。虽然自己在教育厅贵为第二人,但实际上管不了米政广,管不了韦达圣。人家两位是副厅,但却是省管干部,只有省委、省委组织部、省纪委才管得到,省政府领导得到。近几年来,自己跟孔子田的关系更加私密起来,跟闺中女友已经没有太大的区别。特别是孔子田担任东州大学校长以来,与柳军接触得更密切些,而担任省委党校常务副校长以来,更是三日一小聚,五日一大聚。都知道政治上基本上算是正厅到顶了,再没有晋升的可能性,那享受好最后几年在位的时光,把身后的一些人、一些事安排好、交待好,就成了柳军最大的愿望。孔子田无疑是非常有话语权的,占据着省委党校常务副校长职位,与省委副书记、省委组织部长都说得上话,柳军自然更加重视。柳军的主动,也赢得了初来省城,还难说已经站稳脚跟的孔子田极大好感,这感情自然是好上加好。

    柳军不希望韦达圣和米政广同时参加这个宴会,却没有办法阻止。柳军微微一笑:“谢谢王书记。东州方面有邀请,我从来不会拒绝的。”

    米政广说:“既然柳厅长、韦厅长都出席,我如果不出席,就显得我摆谱了。谢谢王书记。”

    王国栋和教育厅的同志,提前赶到了东州驻省办主任白晓柏安排的酒店。应该说,白晓柏在待人接物方面,确实具有独特的特长,果然安排得妥帖周到,完全符合王国栋的三个要求。孔子田也提前到达,与熟悉的柳军、米政广、韦达圣、王国栋、明裕云一一寒暄。大家坐到了大包间内周围一圈古香古色的椅子上,谈笑风生。

    王国栋说:“今天来的,都是东州的娘家人,都是长期以来支持和关心东州工作的领导和朋友们。任秘书长,籍贯就是东州,是真正的东州老乡;孔校长,长期在东州工作,就算是晋升为省委党校常务副校长,在我的心里,也依旧是东州人。柳厅长,米书记,韦厅长,对东州一直以来的关怀和支持,我这个市委书记很有感,我也相信小方和东州5中也很有感。今天,我们就当成是一家人团聚,就当成是好朋友团聚。”

    孔子田感慨万千:“无论千山万水,东州都是我的故乡,都是我终身难忘的热土。我听说,东州5中要更名东州实验中学,举行挂牌仪式。本来,这与我没有太多的业务关系,但我还是想厚颜跟王书记请示:能不能给我一张请柬,我要出席。”

    孔子田的话,就像是投下了一枚震撼弹。酒宴还没有开始,孔子田已经是语出惊人了。

    大家都是玩政治的,立刻想明白了孔子田的潜在意图。最近方圆在东州,风起云涌,得罪了不少人。恐怕也有不少人,准备动手收拾方圆了。在这关键的时刻,作为方圆的岳父,如果出席这个挂牌仪式,意义相当深远。固然孔子田的上面还有田国华、屈必通,但那毕竟是外人。家庭是大后方,孔子田的出席,只有一个作用:谁如果想动方圆,那就是跟我孔子田过不去;谁如果想冒犯方圆,那就是要冒犯我孔子田。在东州的厅级干部、处级干部,谁不知道省委党校常务副校长的含金量?只要有一分智慧,就知道得罪孔子田的严重后果。不消别的,只需要孔子田在省委副书记或省委组织部长那里略微点一点某个人的名字,上一点点眼药儿,这个人前途基本上几年内就不会有起色了。只要孔子田还在担任着这个常务副校长,这个人是基本没机会了。

    明裕云目光复杂地看着孔子田。这个老孔,看起来维护女婿不遗余力啊!他知道不知道,方圆现在已经背叛了婚姻,背叛了他的女儿,在外面包养了那个民营企业家宋大成的闺女?今天晚上,找个机会,得给孔子田上上眼药,不能让方圆好过。如果孔子田因此而力倡女儿跟方圆离婚,嘿嘿,这后面的故事就有意思了。

    明裕云正想着怎样算计方圆,白晓柏的电话打到了他的手机上。明裕云接起了手机,听了一句,就说:“我知道了。”明裕云挂断电话,对王国栋说:“王书记,孔校长,各位厅长,省委任秘书长、于秘书长、省委办公厅沈处长到了。”王国栋站起来:“走,下楼迎接。”

    一楼大厅门口,王国栋几步迎上前:“秘书长,国栋向您问好。”任宏江亲切地与王国栋握手:“国栋同志,好久不见。”王国栋说:“谢谢您能在百忙之中,出席今天的宴会。”任宏江说:“家乡的父母官来了,我作为一个东州人,那是一定要来的。”王国栋说:“真是太感谢秘书长了。”任宏江看了一眼,与其他几位也亲切握手,说:“国栋啊,看起来今天你邀请的好朋友不少嘛!”柳军说:“我和教育厅的几位同事,就是来陪秘书长的。”任宏江哈哈大笑:“柳厅长升了正厅,这水平见长。”柳军说:“在秘书长面前,不敢当。”

    王国栋也与于得水、沈秀章握手问候。于得水,省委第一副秘书长,办公厅常务副主任,简单地说,他只为两个人服务,一是省委赵书记,二是省委副书记郭锋。这个身份也是相当特殊,是省委办公厅一人之下的二把手。任宏江作为省委秘书长,事务繁杂,根本不可能具体过问省委办公厅的事务,从这个角度讲,于得水其实就是省委办公厅真正掌权说了算的人。听说郭锋副书记与赵书记是表面和,心里不和,这任秘书长出席,是东州方面的邀请,而于得水副秘书长出席,这里面就有些意味深长了。他是代表他自己呢,还是以任宏江副手的身份出席,亦或是代表省委郭书记?如果是第三者,那这意味就深远了。王国栋知道,郭锋副书记是非常欣赏宋云生这个能干事的市长,多次在重要会议上点名表扬宋云生能干事,能干成事。

    沈秀章的出席也充满了玄机。省委办公厅秘书一处处长,说白了就是省委赵书记的贴身秘书。沈秀章的前任徐达仁已经外放为市长,沈秀章目前只是秘书一处处长,还没有挂上办公厅副职。他今天来出席,是赵书记的意思,还是任秘书长的意思?任秘书长平常里是比较难以指挥得动秘书一处处长的。沈秀章的出席,让今天的晚宴,更多了微妙与复杂。王国栋深深地感到:今天的晚宴,不简单。

    王国栋没有想到,自己的秘书长明裕云特意邀请了于得水,并表达了宋云生的问候。而于得水自然是提前接到了宋云生打来的电话。而沈秀章的出席,则是任宏江向赵书记报告之后,赵书记亲自安排的结果。这一盘棋,下得棋局很大,已经不是王国栋所能掌控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