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局长成长史章节目录 > 2284、宋云生请吃饭

2284、宋云生请吃饭

    2284、计划没有变化快

    岳父要走了,岳母跟着去。方圆忽然想到了一个新问题:睿睿就不能由岳母来照顾了。还好,自己的大姐、爸妈都在东州,从照顾的角度看,也没有问题,只是大姐和爷爷***文化程度实在是太低了,这怎么办呢?

    方圆正在办公室里沉思,门被敲响。方圆说:“请进。”进来的是于雅伦和阮少修。方圆问:“于书记、少修有事找我?”于雅伦说:“是啊!还是有工作要向校长汇报一下。”方圆把两个请到了沙发区落座,方圆说:“有什么事,讲吧。”于雅伦说:“校长带回了好消息,老师们都很感激校长。多了4个中高的指标,我们的工作也好做了许多。但是依然是僧多粥少。”方圆说:“关键是评审推荐的规则一定要做得让绝大多数老师满意。”于雅伦说:“要兼顾每一个老师的利益,很难的。有些资历很深的老师,平常也长年担任班主任,但就是没有公开课,没有公开发表的论文,这样兢兢业业的老师,不容易得到高分。如果在资历、班主任等方面权重较高,那么一些相对年轻的老师、一些担任副科的老师,又不沾光。其实说来说去,还是指标有些少,如果能够争取到10个左右指标,这些没公开课、没论文的老教师,和这些比较优秀的公开课很多的副科教师,基本上就能兼顾了。其他一些评不上的,也确实差距比较大,如果按照往年的评分标准来计算,第10名与第11名之间差了5分以上,还是比较能够让人无话可说。|而且,今年如果多解决一些中学高级教师,不但有利于调动他们的工作积极性,今年没解决的,明年解决的希望也是比较大的。”

    方圆看着阮少修。阮少修说:“于书记说的,我很赞成。我还想汇报一下,副校长陈玉凤今年也想评中高,如果当副校长这件事没有较大的加分,恐怕她今年评上的可能性就比较小。您知道,陈校长最近工作的热情不高。”

    方圆说:“如果按照去年的评分标准打分的话,陈校长能排在第几名上?”阮少修说:“大约在12、3名的样子。”方圆说:“如果给副校长加三分呢?”阮少修说:“那就是第11名,离着第7名还差很多。”

    方圆说:“反正评不上,就给副校长职务加三分吧。我相信,老师们也不会有意见的。”阮少修说:“老师们不会有意见,陈校长会有意见。”于雅伦说:“我相信校长很清楚,陈校长工作热情不高的原因。”方圆说:“于书记现在不也初步站稳脚跟了吗?做什么事情都不是容易的事情,要靠实力说话,要靠成绩来证明自己。作为一个单位的领导者,不是万能的,但是最重要的有两点,第一就是明确单位的发展思路和发展方向,第二就是手下的人人尽其才物尽其用。于书记,我问问你,现在让陈玉凤管教学和让黄嘉伟管教学,谁最能保证优良的成绩?”于雅伦说:“当然是黄嘉伟校长。”方圆说:“如果我发现了陈校长有什么特长可以让我可以放手使用,我现在就可能重用她。但到目前没有。于书记你做事,通过团委书记这个岗位的锻炼,无论是思想教育还是组织活动,都非常优秀,所以我放心地把学校大部分事务都由你来负责或牵头;而教学方面,我交给黄嘉伟,也很放心;艺术教育,那红的专业素养,那也是顶呱呱;像学校的吃喝拉撒睡外加文字工作,阮校长头头是道。这一次给陈玉凤加3分,让她感受到学校的诚意,至于中高的指标能不能再增加,我再争取。保底是7个指标,已经是全市指标最多的学校了。但是我还在想新的办法,希望能够给学校的老师们一个惊喜。甚至,说不准陈校长的事情也能解决了,这样,她就不至于恨我太深。”

    阮少修说:“你能争取这4个指标,老师们就已经惊叹你太了不起了。如果再能争取几个,大家一定会以为方校长是神仙!”方圆说:“多为老师们做一点有意义的事情,也算是我对学校、对大家一个交待。毕竟我不可能一直兼任东州5中的校长。”于雅伦一愣:“方校长,您有可能调走吗?现在,东州5中没有您在坐阵,我看还真是不容易风平浪静啊!”方圆说:“任何一个工作人员,其实都是党的一块砖,什么时候需要、哪里需要就往哪里搬!哪怕是厅级干部,也不经常从这个城市当市长,调到另一个城市当市委书记吗?”于雅伦说:“是啊!”

    正说着,方圆的手机铃声响起来。方圆看了一眼,连忙站了起来,恭敬地说:“市长,您找我?”给方圆打电话的,不是别人,正是市长宋云生。宋云生说:“小方,好久没有联系,你现在还好吗?”方圆说:“市长,谢谢您的关心,我现在工作比较顺利。”宋云生说:“到千岛湖疗养,就是为了更好地工作。相信经过20多天的休养,你现在又能更好地为东州教育事业发展做贡献了。”方圆说:“一定努力工作,不辜负市长的期望和培养。”宋云生哈哈大笑:“小方啊,你岳父晋升的事情,你听说了吗?”方圆说:“我听岳父说过,是平调,不是晋升吧?”宋云生说:“级别还是正厅,但位高权重,是省委党校副校长、副书记,以后就是培养处级干部和副厅级干部的最高首长了。今天晚上,我和邓市长,为你岳父摆个面子,你也过来吧。”方圆说:“好。谢谢市长。”宋云生说:“好好干,你岳父在东州和不在东州,我和邓市长,都会关心你成长的。”

    方圆说:“太感谢您和邓市长了。”宋云生说:“晚上还会有几个客人,说起来你都认识。晚上一起交流一下,对你,还是很有好处的。”方圆说:“谢谢市长。”

    方圆挂断电话,看了看于雅伦和阮少修,忽然心中有了主意:于雅伦是不是翟新文的人?如果是翟新文的人,那么自己把这个消息告诉于雅伦,是不是就相当于间接地告诉了翟新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