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局长成长史章节目录 > 3366.2056、纠结

3366.2056、纠结

    局长成长史

    、纠结

    nbsp;或许王国栋带王楚尹来小餐厅,只是因为时间太晚;或许他也抱着让其他市领导知道王楚尹是自己的兵这个目的。【王楚尹懒得去想,王楚尹只知道,自己现在有人器重,心甘情愿贴上书记的标签。书记管干部,市长管政务,这个区别是很清楚的。只要自己在王国栋这里做出一些让书记满意的成绩,这个公安局长跑得了吗?

    王楚尹落落大方地走到宋云生面前,敬了一个警礼:“宋市长好。”宋云生看着王楚尹,站了起来:“楚尹来了?”王楚尹说:“刚才王书记召唤,来向王书记汇报工作。”宋云生的脸色很平静:“好。”转过脸,跟王国栋打招呼:“书记今天也加班啊!”王国栋说:“找楚尹同志谈点工作,晚了,过来吃个饭。”

    小餐厅里安静得很。宋云生吃过晚饭,返回市长办公室。想想刚才的情形,心里很不舒服,拿起电话,打到雷恒亮那里:“恒亮,公安局最近有什么大事吗?”雷恒亮说:“市长,没听说有什么大事。”宋云生说:“刚才,王楚尹陪王国栋一起在机关食堂吃饭。”雷恒亮说:“那我问一问,回头向市长报告。”宋云生说:“好。”

    方圆突然消失了!昨天还刚刚通过电话,说今天一定见个面,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今天电话又不通了!宋思思真地急坏了。虽然不能经常跟方圆见面,但宋思思的心却牢牢地被方圆系住,除了工作,除了父母,宋思思的心里只有方圆!初尝**的快乐,宋思思渴望方圆的爱抚;但宋思思也知道方圆最近身体不好,非常能理解。原本就期望着今天的相逢,宋思思进行了精心的准备,卧室里精心摆设出浪漫温馨的氛围不说,她还特意嘱咐身边的工作人员,拿几套最新开发的维少利亚的秘密女性内衣,包括情趣内衣。这都是要穿给方圆看的,要美死方圆,要诱惑死方圆,把自己最美丽的一切呈现给方圆欣赏,让方圆更加爱自己。但现在,方圆突然消失了,可真让宋思思从期待幸福来临的天堂一下子跌到了地狱。

    最知女儿心的,当然是妈妈。朱蕊安慰宋思思:“思思,别着急。方圆上午不接手机,说不定是手机不在身边;下午关了手机,说不定是开会。”宋思思说:“肯定不是,我是担心他又回医院了。妈,我天天盼着见方圆,可是前些日子方圆一直住院,他不让我去看他,我心里都急得冒火;现在,方圆刚刚出院,第二天又找不到了,我可怎么办呀?”

    朱蕊搂住女儿,心痛得也是流血:女儿是多好的孩子啊,可偏偏爱上了方圆这个有夫之妇;方圆确实是千好万好,但再好也是娶了老婆的男人!要让思思离开方圆,那简直就是要了她的命;要让方圆离开思思,那以后大成公司再有个风吹草动,可怎么办啊?

    宋思思伏在妈妈的怀里,失声痛哭:“妈,我真地很担心,既担心方圆的身体,又担心方圆不再喜欢我。妈,我想见方圆,就是希望通过经常的联系,让方圆把我放在他的心上。可是现在,我想见他都见不着。”朱蕊也跟着落了泪,作为一个过来人,朱蕊深知女人的容貌再美丽,当一天天老去,总有一天会失去往日的风采。思思长得确实好看,但思思已经25岁了,转过年就26了,过了30的话,思思还能吸引得了方圆吗?像方圆这样优秀的成功的男人,想往上贴的年轻女孩多了去了,如何能让思思跟方圆长长远远,也让朱蕊感到纠结和棘手。要是思思跟方圆之间有一纸婚书,这种顾虑就不会有;但恰恰是思思只是这地下夫人,说不清,道不白,更不能摆到桌面上。在朱蕊的心里,让方圆跟原配离婚,再娶了思思,竟然成了朱蕊强烈的渴望。

    宋思思坐了起来,擦干了泪痕,说:“妈,我得去5中。或许方圆就在5中,或许方圆不在,但5中的老师一定知道方圆在哪里。”朱蕊说:“思思啊,你怎么能过去?一个漂亮的女孩子过去找方圆,5中的其他干部和老师会怎样想?你这能让方圆喜欢你吗?要让方圆喜欢,就别给他添麻烦,不给他添堵,你去5中,你知道会给方圆带去多少风言风语,要是方圆知道了是你去的缘故,你这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吗?”

    宋思思又流出眼泪:“是啊,我不想给方圆添麻烦,可是我想方圆,怎么办?”朱蕊说:“我也没办法呢!”宋思思说:“要不,我给孔双华打个电话,我这里还有68中老师电话表。”朱蕊说:“这也是给方圆添堵呢!”母女二人都陷入无限的惆怅与痛苦之中。

    孙红军回到教育局,把情况向翟新文、郝丁一作了汇报。翟新文说:“现在,让方圆养好身体是第一位的。孙书记,我的意见很明确,什么时候方圆同志真正地养好了身体,什么时候再回来工作。方圆再经不起这样的折腾了。”孙红军知道翟新文的意思,看起来是关系,但实际上是什么?是不希望方圆回到教育岗位上,这样他翟新文就能说了算。

    郝丁一知道自己快要离开教育局了。出任教育局党委书记,这是一次挫败的仕途之旅,让郝丁一很是纠结:即便是自己返回省城,也同样会在一些时候被人诟病,影响今后的发展。既然离开了,也就不想管什么事情。自己在教育局的艰难处境,相信孙红军也会很快就感受到。郝丁一说:“我去看看方局长。具体的事情,翟局长、孙书记研究吧,我都同意。”

    孙红军说:“方圆同志现在最需要休息,但前去探望的人络绎不绝。两位领导,请指示指示,有什么办法能让方局长得到充分的休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