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局长成长史章节目录 > 3020.1777、又是一笔意外之财

3020.1777、又是一笔意外之财

    局长成长史

    、又是一笔意外之财

    nbsp;虽然明天还要上试讲的课,虽然明天还要听许多的课,但方圆经不住王首民的“盛情”邀请,出席了晚宴。|站在酒店门口迎接的,是江南县副县长曾庆志、江南县教体局局长赵仁尧。曾庆志迎上几步:“方局长,欢迎。”方圆说:“曾县长,你和王县长太客气。”曾庆志说:“不是客气,请请方局长,也是我们的分内之事。王县长、陈局长都等在里面,我们进包间再聊。”方圆说:“好。”

    与赵仁尧握了手,跟着曾庆志、赵仁尧进了包间。王首民与陈奇志都站了起来。王首民说:“方局长,我们又见面了。”方圆说:“王县长,今天在主席台上,您与宋市长站在一起,闪光灯不断闪烁的时候,我从侧面都能看到你灿烂的笑容。”王首民说:“我这是真心高兴嘛!除了是与宋市长合影,无限光荣之外,更重要的是:江南县参加2008年度市委市政府年度考评的时候,加分项里,就能光明正大地加上1分啦!别小看这1分,有的时候,1分都能向前提好几个名次哪!县区之间的差别有的时候就是0.1分啊!”方圆说:“有这么重要吗?”王首民说:“当然啦!考评中,能获得市委市政府表彰的,加1分;能获得省各厅局表彰的,加1分;能获得省委省政府表彰的,加2分,能获得国家部委表彰的,加2分;能获得党中央、国务院表彰的,加3分。这清江省依法治教示范县,是省教育厅、省司法厅、省普法办三个省厅级单位联合授予的,加上1分是板上钉钉的事。”方圆说:“那祝贺王县长啦!”王首民开心地说:“这首功要记在方局长的身上n姨嬷窘玻谑芯志殖ぐ旃嵘希骄殖ぜ岢职炊讲榭计赖姆质叩屠淳龆u鱿呷ǎ钪眨质罡叩慕舷爻鱿撸部富亓苏饪榫哂泻芨吆鹆康慕迸疲挥泄几悍骄殖さ墓卣瞻。狈皆菜担骸拔抑徊还亲隽擞Ω米龅氖虑椤!蓖跏酌袼担骸盎安荒苷庋怠7骄殖ぃ械氖焙蛑鞒终濉12岢终胬恚故潜冉夏训摹h绻皇悄愕募岢郑峙麓矶菔腥ゲ渭邮∑辣鹊模褪墙舷

    这倒是大实话。当初如果没有方圆支持,恐怕出线的真不是江南县,尤其是江南县还是陈奇志原来工作的地方,翟新文看陈奇志不顺眼,自然也会“恨”屋及乌,好事面前,江南县恐怕机会不会太多。方圆笑答:“我必须对我承担或分管的工作负责。别人的工作,我管不了,也不能去管,但只要是组织上交待给我的工作,我的风格就是,不做则已,做就做到最好,要多出成绩,出更大的成绩。这一次依法治教示范区的评选,我就是要把最好的区县推荐出来,毕竟人情关系虽然重要,但扛回奖牌更重要。”

    “说得好,方局长。”王首民鼓掌,其他人也跟着鼓起掌来。陈奇志说:“如果教育局每一个人都能像方局长这样想工作,做工作,东州的教育事业一定会兴旺发达。只可惜啊,有些人不想怎样做好工作,只想着怎样来整人。”

    陈奇志意有所指,方圆微微一笑,并不搭话。王首民说:“方局长,请坐吧。”人不多,只有5个人,王首民坐了主座,陈奇志坐了副陪,方圆坐了主宾,曾庆志坐了副宾,教体局局长赵仁尧坐到了方圆的下首,说:“今天我先给各位当好服务员。”方圆注意到,在最最下首的位置,还空着一个座位。

    王首民说:“好,言归正传。方局长,想吃点什么,让仁尧局长去给点上。我们今天可是发了10万元奖金啊,一定要庆贺庆贺!”方圆说:“不要太破费。”王首民说:“这怎么能行?今天这个酒,就是我代表江南县委、县政府,向方局长、陈局长两位市教育局领导表达感谢的酒。一定要正式,一定要隆重!虽然今天人不多,但在的都是精华,对不对?”曾庆志说:“是啊!没有闲杂人等,只有方局长、陈局长两位一直以来对江南县教育事业非常关心、非常支持的市局领导。”王首民说:“赵局长,点菜去吧。”赵仁尧说:“好的,局长。”

    整个房间里,只剩下王首民、曾庆志、方圆、陈奇志4个人。王首民说:“在颁奖典礼结束后,我与曾县长商量了一下10万奖金怎么发放的问题。我们一致认为,我江南县能够获得清江省依法治教示范县称号,与陈局长牵线搭桥是分不开的,与方局长给予的绝对支持是分不开的。所以,10万奖金里,也有方局长一份,也有陈局长一份。刚才,我们已经把该给陈局长的,给了陈局长,虽然陈局长推辞,但我和曾县长认为,完全应该收下。这不是行贿,更不是犯罪。这里有方局长的一份,也请方局长收下。”

    方圆接过信封,估摸着就是1万。方圆说:“我不能要。”王首民说:“我们是在用合法的宋云生市长发放的10万元奖金来进行分配,既不是行贿款,更不是脏钱,这是合法合理的收入。我和盛书记、曾县长,都会有一份。剩下的给教体局,让教体局安排着分配。方局长,你就不要有顾虑了。”

    呵,滕飞跃还在考虑着怎样给翟新文和他方圆一份奖金,现在,自己又来拿了江南县的一份。当个管法制的副局长,只不过为江南县说了几句公道话,自己竟然就可以成为瓜分奖金的一员!这难道就是现实的官场生活吗?

    方圆说:“我真地感觉到很惭愧。”王首民说:“这是你应得的。我也会从这笔奖金中分得一份。如果有人要问你,你就可以光明正大地讲这笔钱的来源,同时,我王首民今天当着陈局长和曾县长的面,也承诺:这件事我认帐。”方圆说:“惭愧啊!”王首民亲热地把钱塞到了方圆的西装口袋里。

    方圆看到了那里空着的一个座位,其实是江南县教体局办公室主任海昕的位置。在王首民与翟新文联系上之后,王首民安排海昕亲自将1万元奖金送给翟新文;方圆也分了1万元,陈奇志分了5000元。再加上盛建涛、王首民各1万元,曾庆志8000元,真正能够交到赵仁尧手中的钱,也就剩下了4.7万元。然后由教体局的有关领导、人员来分配这剩下的钱。不知道这算不算是分配领域的二次分配。第一次分配,掌握着这个范围内最高权力的几个人已经把最主要的给拿走了;第二次分配,虽然只有极少的4.7万,估计也是要由江南县教体局的领导层来分配;然后还有第三次分配,还剩下少量的钱,将由江南县分管依法治教的股和有关人员来分配。这样的分配方式,在广大的企业集团早就成了现实,像某保险公司的董事长马xx一年的总收入就达到了6000多万元,其中好几千万就是完成了年度目标后的奖励;而真正在一线的保险员,则根本不敢想“千万”这个词,能有个“万”就相当不错了。或许在一线工作的心有不服,但古今中外,莫不如是,通用汽车集团的董事长,在通用汽车总体亏损的情况下,一年上亿元的收入一分少不了,而大量的通用汽车一线员工纷纷失业下岗,在全球,除了中国市场,通用汽车都进入了亏损期,一些子品牌或关联公司纷纷倒闭或出售,甚至于通用汽车不得不向美国政府申请300亿美元的紧急援助,但是董事长的薪水却不会少半分,这个是以亿来计算。

    假如你就是政策法规科或政策法规股的工作人员,心里对县里这样分配奖金有异议或很不服气,如果藏在心里,没有追究;如果忍不住把这异议或不服气的话说出来,基本上就可以断定:前途完蛋了。因为领导不这样想,像县委书记盛建涛、县长王首民自然会认为,之所以江南县能够拿回这块奖牌,在9个区县里赢得出线权是关键,否则,教体局依法治教工作做得再出色,没有出线权,就等于零蛋。而这出线权固然是教体局的政策法规科干出来的,更与盛建涛、王首民的全力公关、协调分不开的。没有盛建涛、王首民对翟新文、方圆两位关键市教育局领导的大力公关,这出线权肯定就不是江南县的。正是因为有效的公关,翟新文不反对,方圆大力支持,所以才会出线,所以才会有机会扛回这样一块奖牌,和赢得10万元奖金!站在这个角度来分配这笔奖金,盛建涛、王首民不拿1万元奖金,反而似乎说不过去了。毕竟,县委、县政府的鼎力支持和积极介入,似乎才是江南县扛奖牌的前提和基础。

    酒桌上的话,千言万语,词汇自然是越来越丰富。在觥筹交错中,方圆与江南县领导之间的感情似乎更深厚了,关系也更融洽了。教体局局长赵仁尧,虽然已经四十多岁,但现在也老老实实地放下架子,恭恭敬敬地给不到三十岁的方圆敬酒,恳请方局长多关心江南县的教育工作。赵仁尧说:“听说方局长在省素质教育现场会的课,对方局长敬佩得五体投地;最近,方局长一直在忙省优质课比赛的指导工作,凡是被方局长指导过的老师,都感到受益匪浅。江南县的教学教研工作,也迫切需要方局长这样的教学专家来指导,恳请方局长在方便的时候,来我们江南县,对全县的教研员和骨干教师,进行一次培训,上一节示范课。如果能够再听听几个老师的课,点评点评,我相信,江南县的教研教学水平一定会有新提升。”

    王首民也在旁边帮腔:“是啊,虽然我没有听过方局长的课,但是方局长的课上得一流棒,这个早已是大名鼎鼎了。方局长,江南县的教育事业进步,还请多多关照啊!”

    现在,方圆根本没有拒绝的勇气。刚刚拿了江南县的1万元奖金,如果拒绝,就好像手短一样,毫无反抗之力。方圆只能答应:“等最近省优质课比赛的事情忙完了,我一定抽时间到江南县,与江南县的教育同行们交流交流。”赵仁尧说:“那真是太好了!太感谢方局长了。”王首民说:“仁尧,用不用县政府督查室督办此事?”赵仁尧立刻明白王首民的意思,连忙说:“不用督查室费心,我一定会积极主动地与方局长联系的。”王首民点点头:“方局长工作非常忙,县里一定要主动些。”赵仁尧说:“是。”

    陈奇志晚上也喝了不少酒,江南县从王首民到曾庆志,到赵仁尧到海昕,也都对陈奇志表达了感激和感谢之情。但陈奇志能够感受得到,自己只是一个牵线人,只是一个联络员,而方圆才是真正的主角。看着这个风头正盛的年轻人,陈奇志的心里也真不是个滋味,说不清是羡慕还是嫉妒。但有一点陈奇志很清楚:自己在教育局处境艰难的前提下,与方圆搞好关系,在某种程度上结成利益同盟体,是非常必要的。

    所以陈奇志也主动给方圆敬酒。陈奇志在教育局的排位比方圆高一位,但形势比人强,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陈奇志就是要表达这样一个态度:与方圆交好,是他最诚挚最坦诚的表达。

    一晚上都是笑声不断,一晚上都是酒杯交碰,但在这个夜晚,方圆的人生感悟又增进了好几层:钱这东西真好,但不能轻易拿不该拿的钱,拿了就会手短,就会受制于人;在任何地方,奖金的大头都是领导的,无论企业,还是部门,无论中国,还是外国,这个规则亘古不变,靠一个人的力量难以冲破这个规则,要学会适应。在回家的路上,方圆忍不住苦笑:如果当个一线的教师,哪里能了解这么多的人情世故?耳边却忽然传来了张国亮的声音:“校长,江南县的领导送给您高山云雾茶2盒,江南鹿茸片2盒,江南黑豚肉一箱,江南鳟鱼一箱。到您家后,我给您搬上楼。”

    呵,江南县这一回又是“精心准备”啊!不知道这些物品,价值多少钱。方圆根本没去想,其实他的司机张国亮也得到了这四样东西,不过茶和鹿茸片都是1盒而已,其他都一样。张国亮心里非常得意,今天晚上又可以向老婆卖弄卖弄了,嘿嘿,让老婆好好服侍舒服我,给我来个爽快点的、刺激点的。

    看无广告-",您的最佳选择!

    请推荐

    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