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局长成长史章节目录 > 2502.1431、得陇岂能望蜀 2

2502.1431、得陇岂能望蜀 2

    局长成长史

    、得陇岂能望蜀(2)

    nbsp;“再来一首”的呐喊声从无序到有序,最后呐喊声、掌声整齐划一,似乎纪律最严明的部队忘记了纪律,但又在用整齐划一的“再来一首”诠释着什么叫纪律严明。|╔y网╗

    主持人随机应变,告诉全场:首长和施老师会再选一首,给他们挑选的时间。中间插一个别的节目。

    插的节目也非常精彩,这是东州3中的舞蹈,6名年轻美丽的女教师,以优美的肢体语言、青春婀娜的身段,展现了青春的美、女性的美、艺术的美,民族舞蹈的精髓在她们旋转、伸展、柔姿中全面地体现。在男人多女人少的部队,在这些大多20岁左右的青年战士和22~30岁的青年军官中同样是荡起了一圈圈的涟漪。美无国界,美进入了眼帘,征服的是男人的心。

    这个节目结束,同样被齐声呐喊,再来一段。翟新文是很满意这样的演出效果,也暗自庆幸,让宋萍安排各学校多准备几个节目。包括卜论军与施雨希在内加演的节目,接连加到了12个,广大官兵仍然意犹未尽。这也难怪,东州这地方,既不是一线的野战部队,也不是革命老区,真正的部队文艺工作者很少能够深入到东州警备区的部队。缺少文艺滋养的东州警备区官兵,就像是干涸田地上的小树苗一样,逢到了一次春雨,那还不希望一次听个够。

    第一场演出一直持续到12点10分,才在主持人一次次的谢幕中结束。闵健、万大全、傅全胜、翟新文等走上主席台,与大方的演职员一一握手并合影留念。演出结束,傅全胜握住翟新文的手,说:“新文局长,今天的演出非常成功,我要代表市双拥办,感谢你,感谢市教育局。”翟新文也非常开心:“谢谢傅市长勉励,一定再接再厉。”傅全胜说:“今天下午的演出,我就不能陪同大家了,就由席秘书长和顾局长代表我,陪同市教育局的老师们,继续慰问演出。”

    警备区在机关食堂举行了盛大的宴会,宴请东州市教育局的所有演职人员。警备区政委万大全代表警备区,发表了很简短的致辞:“今天的演出非常成功,非常好,我代表警备区党委和警备区全体官兵,感谢市教育局,感谢翟局长,感谢今天参加演出的所有教育系统的同志们!通过今天的演出,我感受到了军民鱼水一家亲的情谊!别的不说了,今后,教育上有需要部队上的地方,部队一定尽力去做!演出这么精彩,却让大家饿了肚子,我诚恳地道歉。|不说了,开饭!”

    许多人都饿了,但大家依然很兴奋。许多老师都没有想到,自己的节目会在东州警备区这么受欢迎!方圆也很高兴东州5中老师的精彩表现,对施雨希留下深刻的印象。在施雨希唱《小背篓》的时候,方圆的心就动了好几下;在施雨希与卜论军合唱《陪你一起看草原》时,方圆的心里似乎也涌起一种冲动:如果有这样一个妙龄女郎,拉着自己的手去看草原,那该有多么浪漫;如果有这样一个妙龄女郎,把头轻轻靠在自己的肩膀,数天下的星星,那该是怎样让人神往?

    但方圆把这些想法深深地埋在心里,坐在主桌的末位,与部队的首长、教育局的领导,把酒言欢。在闵健、万大全、翟新文、孙红军代表部队和教育局,去给各桌敬酒的时候,卜论军坐到了方圆的身边:“方圆,我们兄弟喝一杯。”方圆说:“卜大哥,我敬你。”卜论军碰杯之后仰脖而进,对方圆说:“方圆,你校的那个施雨希老师,真不错!你是校长,介绍我认识认识?”

    方圆愣住了,天,不会吧。卜论军不是还与苏睿涵有密切联系吗?难道现在又要与施雨希联系?方圆说:“卜大哥,其实我间接介绍,哪里比得上卜大哥直接与施老师联系更有诚意?”卜论军眼睛眨一眨,哈哈大笑:“是啊,是啊!我马上过去敬杯酒,要个电话号码。”说着,站起身,倒上一杯酒,四处观望,很快就找到了施雨希坐的位置,直接走了过去。坐在那里的方圆目瞪口呆:这也太部队作风了吧,干什么事都直截了当。方圆不禁对施雨希微微有些担心起来。

    午宴结束,方圆又喝得挺多。演员老师们不允许喝酒,但带队的领导则允许喝酒,方圆这一桌喝得尤其多,或许其他人都只是在桌面上敬一个集体,但方圆不行,警备区司令员、政委、副司令员、副政委、参谋长、政治部主任,6个人都敬方圆一杯,全是一口焖,方圆纵然是好酒量,也是“好汉难敌群狼”。方圆向翟新文请假:“翟局长,下午的演出我实在不能去了。”翟新文说:“5中的节目不错,你作为带队的领导不去怎么行?”方圆说:“那红副校长负责本次演出。”翟新文说:“要去。你看看部队的领导多给你面子,你也要给部队领导面子嘛!”

    方圆去了,但是在路上就睡着了,睡在了张国亮开的奥迪车里。到了边防三团,实在叫不醒方圆,翟新文说:“送方圆回家吧。”之后的两天,演出仍然是大受欢迎,边防三团、边防一团、边防二团,演一场,火爆一场。这些毕业于大学音乐系的老师们,以良好的艺术素养,征服了东州市警备区和边防团的官兵们。民政局长顾祥轩说:“翟局,我看我这民政局长还是由你来做吧。你看看你搞的活动,多受部队的欢迎。”翟新文听出了酸味,但仍然很高兴:至少演出是赢得了部队官兵的心,以后教育上有求于部队的时候,比如学生军训工作,一定会得到强有力的支持。更重要的是,傅全胜、万大全两大常委都充分肯定了自己的工作,自己在东州市委的支持进一步增强。

    星期天的晚上,东州警备区再一次举行盛大感谢晚宴,宴请教育局一行。宾主尽欢之际,参加演出的老师们又在酒宴的现场,为部队的首长们演出了一些新节目,唱了一些新歌,并与部队的首长共唱或共舞。万大全与翟新文喝酒,说:“翟局长,今天怎么没有看到方圆?”翟新文心里话:真是时刻不忘方圆啊!这方圆与部队到底什么关系?翟新文说:“5中有些事需要方圆去处理,所以就不过来了。有什么话,我可以转达。”万大全说:“方圆,我的首长对他很器重啊!他也是我的好兄弟,翟局长,该关照的时候,还是要关照!”翟新文品味着万大全的话,呵,万大全已经是东州市部队的首长了,他的首长,那应该是什么人?天,是不是方圆通天啊?翟新文说:“市教育局一直高度重视方圆这个青年人才,也是加以重点培养的。万政委今天提出来了,我也表个态:只要我翟新文还在东州教育局,方圆一定会重点关照。”万大全说:“敬翟局长一杯,我代表我兄弟,谢谢你。”翟新文喝下这杯酒,却感觉到酒是苦的。

    当然,这一次双拥演出,整体上是好的,是大获成功的。对于方圆,翟新文也有了新的认识:原来方圆与部队更高级的某一位领导有渊源,这其实也解答了自己一直以来的疑问:为什么市委书记和市长,都同时对方圆示好,丝毫不介意方圆是倾向于谁。

    东州电视台应市民政局局长顾祥轩的请求,并接到了市委常委、宣传部长窦胜忠的指示,录播了四场慰问演出,并经过精心制作,将四场演出的精华浓缩成一场3个半小时的演出,在东州电视台播出。有人向翟新文报告,电话打到翟新文这里,翟新文非常高兴。但翟新文不知道,市长宋云生在观看了东州教育局赴部队慰问演出的节目后,并不高兴。他打电话问邓云聪:“这一次市教育局组织到部队拥军演出的事情,翟新文是否向你汇报过?”邓云聪说:“没有啊!不过,我听说演出的效果还不错,翟新文很能干嘛。”宋云生说:“云聪,什么时候都要有高度的政治性,要培养自己敏锐的政治嗅觉。双拥工作是教育局的工作吗?双拥工作是市委的工作,王国栋是东州警备区第一政委;权责在民政局,是傅全胜分管的部门。翟新文这么热心地组织这样的演出,即便是再受部队欢迎,也与我们无关。与我们有关的是,他组织这样一次拥军演出,出发点是什么,这才是我们应该关注的□□。我不希望,我们的团队出现了得陇望蜀的情况,在任何时代,在任何时候,踩在了一条船上,还想继续踩另一只船,想两边的好处都占着,这可能吗?”

    邓云聪说:“云生你的意思是说翟新文现在有别的想法?”宋云生说:“一个人的想法,往往通过他的行动、通过他做的事情表现出来。赴部队演出收获很多啊,万大全肯定欢迎,傅全胜肯定欢迎,搞不好王国栋也欢迎。电视台热心地安排了一个晚上播放,有没有接到窦胜忠的指示?不要小看一次演出,如果我们忽视,最大的受益者不是翟新文,而是王国栋。翟新文是想得到市委超过一半的常委的支持啊,他的想法还是很多的嘛!”

    邓云聪说:“这件事啊,我还真要找翟新文谈一谈。”宋云生说:“先不急,且让我们静观事态的发展。这一次的拥军演出或许是偶然,但如果是连续的偶然,那就是必然了。”

    在星期一的早晨,翟新文接到了市委常委、副市长傅全胜的电话:“新文,这一次教育局组织的赴部队演出非常成功,市委王书记给予很高的评价。”翟新文说:“谢谢王书记,谢谢傅市长。”傅全胜说:“东州教育人才辈出啊!其实我们东州太需要这样的文艺人才了。新文,这一次你的双拥工作做得很好,我已经指示民政局,要推荐东州教育局为清江省双拥工作先进单位,推荐你个人为清江省双拥工作先进个人。”翟新文说:“太感谢傅市长了。其实我做得还很不够,东州教育局做得还很不够。”傅全胜说:“已经做得很好了。当然,不能骄傲,还要再接再厉。我啊,刚才接到东州舰队驻东州部队首长的电话,部队的首长委婉地批评我,说东州市委、市政府只重视警备区,不重视东州舰队。这个大帽子,我可承受不住啊!新文,东海舰队驻东州有三支部队,一个雷达站,一个海军医院,还有一个水警支队。希望市教育局能够在最近几天,再赴东海舰队慰问演出?”翟新文非常开心:“傅市长,我马上部署这件事。”傅全胜说:“我跟顾局长说了,这几天参加演出的同志,每个人按一场50元补贴,虽然不多,但代表市委市政府的一点心意。不能让老师们白辛苦嘛!”

    看无广告-,您的最佳选择!

    请推荐

    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