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局长成长史章节目录 > 1536.560、做大事就是要深谋远虑

1536.560、做大事就是要深谋远虑

    局长成长史

    、做大事就是要深谋远虑

    nbsp;姚长青早晨是被苗芊芊叫醒的。【】苗芊芊已经做好了饭,这才把姚长青父子分别叫起了床。姚长青和姚轩(第275章出现过一次)父子俩洗漱完毕,先后来到餐桌前坐下。苗芊芊问:“长青,你今天休息不休息?”姚长青想起还得去刘媚的商贸公司看看,就说:“还有事呢!”苗芊芊有些不满:“长青,看你当个破校长,天天那么多事,还不如原来当个副校长呢!”姚长青笑了:“校长能和副校长一样吗?当副校长的时候,有谁尿咱们家啊?现在当了校长,校内的老师来拜年的不少了吧?”苗芊芊说:“那倒是,过年的年货吃都吃不完,我给我爸妈、你爸妈、我姐和我哥家,送去了不少,家里的北间里还有一大堆呢!”姚长青说:“给我留一点好的,我也要给上面的领导打点打点啊!”苗芊芊说:“我知道,早就给你留好了。”姚长青说:“这就是当校长的重要好处。要是当校长没有一点油水,谁来当校长啊?所以,芊芊,我还得拼拼命!去年暑假,有多少家长往咱家跑,希望给把孩子转到68中学?如果我把68中学变成滨海市的又一个5中,那要求我姚长青办事、想把孩子转到68中学的家长和社会各界会更多,而且层次也会更高。所以,作为校长,必须要办名校,办品牌学校,这样学校的校长才更有社会价值!同样是校长,你看看11中的校长老单,他的愁和我的愁,完全不一样啊!他愁怎样让学生少转走一个;我愁的是家里这些东西都往哪里放。”苗芊芊不住地点头:“长青,我知道你是为咱这个家。可是你也不能太累了,你要是累倒了,我和儿子怎么办?”姚长青说:“放心吧,我这人当校长,最大的优点是,某一方面能力或许不如手下人,像教学方面,我是八辈子也赶不上方圆;像组织文体活动,我也不如田乔乔,但我只要把他们都给用好了,让他们拉车干活,我不会太累,也一样能干出成绩。”苗芊芊说:“对呀,就让他们出力,你也要轻松轻松。”姚长青说:“我心里对学校还真是越来越有希望,如果今年夏天的中考,68中学再能放一颗卫星,那老婆和儿子,都要做好准备哟!”

    姚轩说:“爸,让我准备什么?”姚长青笑着抚摸了一个儿子的头,说:“爸早就说过,如果中考成绩好,转到68中学的学生多,爸就换辆车,那破普桑给方圆开,拉拢拉拢他卖力干活,爸就换一辆你喜欢的帕萨特领驭1.8,以后就开着车送儿子读高中,好不好?”姚轩说:“好啊!那普桑我早就坐够了。爸,你不知道,我们5中的学生攀比可厉害了,我们班一个同学他爸,原来开着夏利送他上学,后来他说啥也不让他爸送他去了,因为觉着丢人。爸,你要不是68中学的校长,光开个普桑,我也不让你去送呢!好歹你还是个中学校长,别人要说什么,我就说我爸是中学校长。你要是换了帕萨特,那我才觉着脸上有光呢!”姚长青说:“臭小子,还挺知道要脸儿的。”姚轩说:“那当然。其实我也不愿意跟他们比,但没办法。现在爸你也知道,学生们在一起,不是光比学习。要是比学习,我还真谁都不怕!但人家还要比家庭,比穿着,比零花钱。你看看我,也只有几件阿迪达斯,主要都是些李宁、双星等国内的牌子的衣服、鞋子。我们有好几个同学,非国际名牌不穿,这就叫称(chen,去声,下同)。”姚长青有些奇怪:“什么叫称?”姚轩说:“就是衣服跟人的身份相称。”姚长青说:“儿子,咱不跟人家比这个,咱比的就是学习。如果是靠自己的能力获得的,穿再好的,那才叫称。啃父母的,自己不挣钱,再花大钱买名牌、穿名牌,那叫败家子。儿子,你要是有本事,就将来先考个清华大学,毕了业再出国读博士,到外国挣大钱,干出一番自己的事业,那个时候,你想买什么名牌就买什么名牌,那才叫真称。”姚轩嘟着嘴说:“那也不能让我太没面子吧。”姚长青说:“不会。你是我的儿子,爸爸怎么说也是中学校长。爸爸会满足你合理的愿望,但你自己心里要清楚,靠自己的实力挣来的一切,那才用着心里踏实。”姚轩说:“好吧。”姚长青怜爱地抚摸抚摸姚轩的头,说:“还有一点,咱家里无论有什么东西,都不要跟外人说,更不要跟外人卖弄,最最不要提别人来送什么礼之类的事情,知道吗?”姚轩说:“知道啦,知道啦!最烦你们说这个了,好像我就是个无知小孩子似的。我妈整天在我耳边唠叨,生怕我不小心说出去。每一次给我一张几百元的家乐福购物卡,都得嘱咐半天。”姚长青奇怪:“什么家乐福购物卡?我怎么不知道?”

    苗芊芊一把拉过姚长青,拉到了卧室。关上了房门,苗芊芊说:“长青,你一直嘱咐我,谁来送钱也不能收,这是原则,我都记得牢牢的,从来没有犯过。包括有些人一下塞给姚轩1000或八百,我都不让。收钱就是犯法,就是犯错误;收点东西,那是人情往来。但最近以来,许多人过来,都送这家乐福卡,有300的,有500的,最多的还有1000的。这卡里的钱能在家乐福商场花,可是不能做别的用。因为多,所以我也没有办法,就让儿子帮着花一点。他喜欢买什么书、买什么学习用具,就直接用这家乐福卡;如果有的时候,请几个要好的同学吃肯德基,那也用家乐福卡。”姚长青说:“老婆,你收了多少张了?”苗芊芊说:“其实也没有多少,不到30张吧。这卡用起来,不是那么心疼,不像花你和我的工资。正好也快过年了,我也准备用卡里的钱,给你买一身新衣服。前几天,我还在家乐福看好了一件纯皮的皮衣,正在搞活动,3880,挺便宜的,我就用家乐福卡给你买回来,好不好?”

    姚长青心里微微地放了心,但还是有一点忐忑:这也收得太多了一点吧。唉,自我安慰安慰吧,还不是钱,不然的话,还真麻烦了。姚长青说:“老婆,吃了人家的东西嘴短,收了人家的东西就要给人家办事。以后还是要少收,特别是不牢靠的,一定不能收。咱不缺这个,只要我还做校长的话;咱不能因为贪小便宜,吃了大亏啊!要是因为这个,我被免职甚至开除公职,就得不偿失了。你今天白天把这些卡的情况整理整理,晚上我回来,告诉我,好不好?”苗芊芊说:“好。”忽然想起什么似的,苗芊芊说:“长青,今天是星期六,该回你妈家了。你要是学校的事情不太忙,就就早点回来,好开着车拉我和轩轩去奶奶家。”姚长青说:“妈的,我***也想休息休息,但***也得给我一点休息的时间!现在***什么破事都找我,好像我就是那破事篓子。现在我想起来就生气,简直是气不打一处来。”苗芊芊说:“怎么了,长青?你怎么平常不说脏话的人,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脏话?”姚长青说:“老婆,你先给我2000块钱,我今天上午就用。”苗芊芊说:“要那么钱干什么?”

    姚长青就把张军强因为嫖娼被公安分局抓了起来,妻子王晓媛打电话求姚长青去公安分局领人的事情说了说。苗芊芊说:“长青,这件事你跟没有任何关系,凭什么你去?要去她王晓媛去,要去让11中的单校长去,你去算得哪门子事情?你既不是张军强单位的领导,也不是张军强的直系亲属。更何况,这钱更不应该由咱家出!”姚长青说:“老婆,我当时接电话的时候,我就明白地告诉王晓媛,我不该去,也不合适去。但王晓媛说,如果这事张扬大了,她以后在学校里也没脸见人,也没法呆了。妈的,不提工作,我是真不能去;一提工作,我就服软。我现在是太想在今年的中考打一个漂亮的追击战,学校里每一个能顶起来一摊工作的老师,我都会让他们人尽其责、物尽其用。这王晓媛跟张军强是两种完全不同性格的人,她挺厉害,当个班主任可以说是学校里最好的班主任之一,管个班在学校里数得着,什么不听话的学生到了她手底下,都乖乖地听话。或许她当教导主任比不了方淑娟,教语文课比不了方圆,但我不但需要副校长、教导主任,我也需要30个到40个能顶起来的班主任啊!昨天晚上请董梅的新老公吃饭,我就在寻思这件事,该怎样办最好,想来想去,就是觉得我去合适,虽然我最不应该去。”

    苗芊芊有些没想明白,问:“为什么你去最合适?”姚长青说:“老单要去了吧,这件事不出两天,就会在全教育系统传得沸沸扬扬。开除张军强不再做老师,对我姚长青来说,屁大一点的事情,跟我无关,爱开除不开除。但68中学也不会风平浪静啊!王晓媛以后还怎么在学校里工作?我看一些好事的老师的唾沫星子,都能让王晓媛无法安心工作,她管的班乱的话,就会影响我的大计!我现在每一个班都要抓好,一个班也不能掉队,因为我对每一个班都抱有很大的期望,都是我追赶5中和3中的宝贝啊!如果我去,丢一回脸就丢一回脸,这件事就这么悄无声息地解决了。王晓媛愿意跟张军强离婚就离婚,离婚也不说明什么原因,最多就性格不合;张军强以后再嫖娼,就与王晓媛无关,也不会影响王晓媛的工作,不会影响68中学的大局。至于2000块钱,临时借用一下,我一定会让王晓媛或张军强给我送回来,而且还是千恩万谢地送回来。”

    苗芊芊说:“长青,你可真是一个工作狂啊!要是你们局长、书记知道你连处理嫖娼这样的事情时都要考虑着学校的工作、学校的大局,真不知道是该表扬你还是批评你?”姚长青撇了撇嘴:“其实他们表扬或批评,对我来说,都不重要。如果我把68中学的中考成绩搞好全市最好,得到了家长的认可,得到了社会的认可,老婆你说,我这校长是不是当得更有价值,比领导一句表扬还能给自己带来好名声,带来实实在在的好处!”苗芊芊说:“长青,你说得对。那个时候,到咱家来求你,把孩子转到68中学读书的人,估计能把咱的门挤破。长青,我就特别佩服你这一点,深谋远虑,目光长远!”苗芊芊踮起脚尖,凑近姚长青,深情地吻了姚长青一口。姚长青也轻轻地抱住了苗芊芊,深情地说:“我整天在外面瞎忙,把家和孩子都交给你了,你很辛苦,我知道。”苗芊芊也动了情,说:“都老夫老妻的,还客气个啥?再说,我也愿意收拾家里的这些事。”

    苗芊芊从柜子里找出2000元钱,交给姚长青。姚长青说:“给我找一个打火机,再拿两盒极品大红鹰(香烟品牌)给我。到时候,或许我还得敬那些□□们一支烟呢!”苗芊芊说:“极品大红鹰我不给你了。没有拆开包的,还等着你给翟书记送过去呢!这样吧,家里好像还有几盒上海中华,拆了大包装的,我给拿几盒,那烟也不便宜啊,听说70多元一盒呢!”姚长青说:“行,两盒中华也可以。”

    姚长青把钱和烟都放在公文包里。穿上风衣,拿了车钥匙,就准备出门。苗芊芊说:“长青,路上开车慢一点,注意安全。”姚长青回头笑笑:“知道啦。姚轩,在家好好复习功课,我不回来,不准出去,知道吗?”姚轩说:“知道啦。爸,我要准备考清华,不会贪玩的。”姚长青说:“好,那我走了。”

    把车发动起来,姚长青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想到马上要去龙湾区公安分局领那个张军强出来了,姚长青真是觉得有点窝囊:妈的,我这叫干的什么事儿呢?

    看无广告-,您的最佳选择!

    请推荐

    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