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局长成长史章节目录 > 第4080章 2767、别以为听不懂

第4080章 2767、别以为听不懂

    坐在叶继成身后第二排的,是各大局的负责人。按照排序,发改委排在政府各部门之首,这余宗航就成为大家瞩目的焦点。

    余宗航是本次东州仕途调整的失意者之一。每一次副市长的调整,发改委主任都是相当被重视的角色,但这一回,提拔了两位副市长盛建涛、梁兆朋,却与余宗航没有什么关系。余宗航了解到,盛建涛、梁兆朋的胜出,很大程度上都是因为与方圆交往密切的缘故。自己未能晋升副厅,心里有些怨恨,这怨恨的对象除了恨上级领导糊涂没有眼光,还有方圆也被恨屋角乌。余宗航对教育没有什么意见,但对方圆有意见;既然方圆主持教育工作,那么余宗航对教育又怎么能热心?

    余宗航站了起来:“叶书记,各位领导!多年以来,市发改委一直都是教育事业发展的坚定支持者。有关教育项目的立项、审批,发改委都会在第一时间给予审核批复。当然,有一些准备材料不齐全的,我们也不能违背要求和规则,会打回返工。只要教育局把相关的缺项材料补充完整,发改委一定会及时审批的。今后,发改委一定会更加重视教育立项的审批,优先审批。”

    完全是官话,但让人无懈可击。只不过,在政治的雏鸟听来,余宗航讲得非常好;可在叶继成听来,这便是小儿科了。说了跟没说yiyàng,支持还是扯后腿,仔细听还是听得出来的。

    财政局长孙义智,本次职务调整也是没戏。不过,孙义智的想法和余宗航却不完全yiyàng。当一个副市长,级别晋升为副厅级,管的事情看起来是更多了,但在实际权限上,不一定比得上财政局长这个特殊的处级岗位。要知道,财政局管是东州市委、市政府的钱袋子,东州的国税属于东州的部分,地税的绝大部分,还有税务之外的非税收入,最终都是要流入财政局的账户。然后,财政局根据当年的政府预算,对款项进行拨付。先拨付给谁,拨付一个怎样的比例,财政局长有很大的发言权。所以,哪个部门的主官,甚至是市委常委、副市长们也都是希望财政局能把钱早日划拨到其分管的部门账户里。

    所以,提拔为副市长更好;不能提拔,当个财政局长也不错。说起来,财政局长办公室的装潢,不比市委书记、市长差;而财政局直属的下属单位的办公室、客房、财物,孙义智想用就用,比自己家的用起来还要方便。

    对于方圆,孙义智是一向主张友好相处的。除了自己的侄子其实是自己的亲儿子孙梓豪在方圆的手底下之外,孙义智更清楚当今东州的政治局面。别的不说,叶继成担任市委书记的第二天就到了教育局,瞎子都看出来,这是在争取方圆的支持。自己的老大宋云生,被方圆顶撞了那么多回,不也一直隐忍不发?按照宋云生强势的个性,但凡是有点机会有几分把握,那还不把方圆给拍成肉饼啊!

    孙义智笑眯眯地说:“叶书记,各位领导,市财政局今后一定会全力支持东州教育事业发展。但凡是列入年度预算的教育经费,我保证按时足额发放。如果有叶书记或其他市领导同意拨付东州教育特别的经费支出,只要叶书记和宋市长党政主官任何一人签了字,我就给教育局拨过款来,决不含糊。再穷不能穷教育,再苦不能苦孩子。叶书记,各位领导,方局长,不知道我这样承诺,领导们是否mǎnyi?”

    叶继成很mǎnyi。这就是个旗帜鲜明的态度嘛!孙义智还是很有眼力劲儿的嘛!

    叶继成以为孙义智是看在他市委书记的面子上,但其实叶继成的面子,还真没有方圆的面子大!至少在孙义智的心里。

    叶继成立刻表扬:“义智局长的表态,我很赞赏。继续吧。”

    市委副书记黄杰看了看孙义智,右腮帮子似乎不自学的痉挛了一下。

    建委主任侯卫东站了起来:“叶书记,刚才方局长说的配套小区学校和幼儿园建设不及时的问题,确实在建委的职责范围内。不过,要解决这一问题,单靠建委一家还办不了。建委掌握两项职能,一是教育配套费在建委,二是建设许可在建委。但土地的储备整理,在国土;学校的前置规划在规划局;学校的环保测评在环保局;学校的消防测评在市公安局;地面附着物的清除在城市管理局。许多区属学校的建设,许多前期工作也是由区级政府展开。所以,建学校、幼儿园真地很复杂,我建委只是众多部门中的一个,一家很难解决这个难题。不过,我承诺,只要土地整理出来,建设规划也被规划局审批,我就给批建设许可,同时按照工程进程拨付教育配套费。”

    叶继成是市委书记,知道侯卫东所言不虚。但叶继成对侯卫东是不满的。虽然困难很多,但至少,应该有一个积极的态度。这个侯卫东,简直就是在打太极拳嘛!

    方圆忽然插话:“侯主任,我请问一下,许多幼儿园建成之后,不交付是怎么回事?”

    侯卫东振振有词:“说起来,一些划拨用地的幼儿园建成之后,一两年甚至许多年不能交付,主要原因是开发商要价太高。明明只有200万的建设成本,但开端商跟市建委要1000万甚至更多。配套费只有那么多,而且每一个幼儿园建成之前,的确有一些是由开发商代建。但代建成本是多少,不能光听开发商的,我们市建委也要测算一下。如果差距几十万甚至一百万多一点,我们与开发商之间打打嘴仗,最终也能达成妥协。但如果差得太多,就算是把我逼死,我也不敢同意。教育配套费是有限的,不能开发商说多少钱就拨多少钱。而按照我们建委审计的结果,开发商又不同意。这就导致了一些建成后的幼儿园交付难。但是有一点我想方局长看得很清,那就是中小学建成好,都能及时交付。这个方面,建委也做了大量的工作。”

    方圆点点头。不过,方圆心中的疑问多了一点:“侯主任,为什么中小学建成后就能交付?难道他们的代建商就会狮子大开口吗?”

    侯卫东一下子有点结舌了:“这……”

    叶继成说:“中小学的问题能解决,幼儿园的问题难解决。侯主任,这个差距有点大啊!”

    侯卫东说:“叶书记批评得对。市建委一定检讨,尽快推动已建成划拨用地小区配套幼儿园的交付。”

    市委组织部长燕思卿若有所思地看着方圆,又看看叶继成。这两个男人,都挺有魅力,也挺有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