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战神比肩:绝色战王章节目录 > 第1526章 如果……打死亦无妨

第1526章 如果……打死亦无妨

似乎连一丝风都感受不到,越桑不知道四周到底还有没有其他的声音,只知道恍惚间,人好像在悠悠荡荡地晃,一滴滴冷汗顺着自己的脸颊慢慢滑落。
  
  上官云萧看着那跪着的身影,如坐针毡,阵中蹊跷尚可将责任揽在自己身上,可如果王叔一直这样,桑儿坚持不住,十四叔再施惩处就是论对宸王无礼,自己想揽都揽不过来。
  
  急成内伤的不止他一人,还有在她父王怀里眼看泪如雨下的小沐天。
  
  此刻在桑儿手里的那一块应该是小沐天要的,小沐天有什么惊人的特点,本宫可是第一个知道的,便是众人对王叔都不敢有甚动作,可小沐天却是王叔没有办法的。
  
  上官云萧起身走到上官玉辰和公仪无影的案几前,笑容和蔼亲切,然后弯下腰,伸出双臂,“天儿,来,皇兄抱你。”
  
  眼看宝贝女儿就要倾盆大雨,上官玉辰想自己还要试探那跪着之人的耐性,想了想,终于半依半舍地将小沐天递到上官云萧怀里。
  
  上官云萧抱着小沐天,缓缓地从越桑的身侧走过,在天儿的视线最有可能落到越桑手上时,在她的脚踝处轻轻捏了一下。
  
  小沐天嘟着嘴头一低,眼底瞬间发亮,立马“哥哥……”一声,挣扎着要下地去。
  
  上官云萧将沐天放在地上,那样子像十万分的不得已。
  
  小沐天利索地从那托着的手上将那小疙瘩握在小手心里,然后拽着上官云萧直奔自己的座位,然后在上官云萧的帮助下,“咚”的一声便将那小玩意塞在了那图形的空档处。
  
  视线越过萌态十足又伶俐可人的女儿看向越桑,那托着的手已经垂下,上官玉辰无奈地叹了口气,本王此刻的形象简直是严重受损。
  
  上官云萧若无其事地将这个才几个月大的小妹子抱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深深地松口气,不枉皇兄疼你,太给力。
  
  公仪无影拿起杯盏,唇与盏相接,一饮而过,像在无心之间发现了某个惊艳的故事,她唇角微微一弯,却不再露出声色。
  
  只听身边懒懒的声音:“本王看你们的武功不分上下,在兵阵里,你怎么肯定你能教训他?”
  
  越桑抬首,“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人多着呢。”
  
  “你的武功并不在他之上,如此跋扈,难道不是入阵前就与这拔刀相助的人有了交情?”上官玉辰意有所指。
  
  越桑微愕,道:“草民愚钝,不知宸王到底所指什么。”
  
  上官玉辰淡淡道:“那便让帮你的那两个人来回答。”
  
  那青、赤二人不敢迟疑,赶紧走过来挨着越桑跪下,报上姓名:“韩江/严俊参见宸王。”
  
  “本王想你们怎么回答,大抵不需本王说得更清楚明白。你们是千挑万选出来的精英,本王也不希望一个失手,会要了你们的命。”小沐天不在怀里,上官玉辰不用再担心自己突变的脸色会吓到女儿,那冷沉与凌厉便在说这话的时候透过眼底散射出来,而他的语气又是懒懒缓缓,听上去并不像是威胁,而是一种实诚的提醒。
  
  韩江、严俊两人沉默,各自谨慎。
  
  公仪无影心说,如果不知这武试最后一道的主题,他们三人拧成一股又怎样?武试过程中惺惺相惜,有了朋友之谊正常不过。反之,辰哥的这番话会让他们越发心虚……如何会承认他们在入阵前已然达成了共识?
  
  微微沉默之后,韩江、严俊竟异口同声:“不是。”
  
  上官玉辰眸光顿时莫测,“这阵内互殴的两个人各持判断,你们如何同时认定,哪个是害群之马,哪个是领头之样?”
  
  公仪无影心里想,当时多次攻击失败,众人已对越桑失去信心,这二人同时出手,若不是因为私人原因如何令人相信?
  
  果见二人沉默,顿现紧张之意。
  
  “回答这个问题很难?”上官玉辰催得漫不经心。
  
  二人有些无措,一人回答:“凭感觉”,一人答:“来不及思虑。”
  
  上官玉辰淡淡抬眼,一双眸子氤氲流光,却也是潋滟微澜,那眼睛耀眼,叫人看不出情绪。
  
  二人是奉命行事,保证越姑娘的平安,哪里又存在什么判断了?这般回答宸王肯定是敷衍不过去。
  
  果然,便听宸王淡淡开口:“来人,拉下去。”
  
  那音质凉而淡,却如晴天里一闪而过的霹雳,陡然间劈得二人头脑一片空白。
  
  那冷厉的眸光却在语气落下时变得清淡,像根本没有半丝情绪,然吐出的字却是凌厉至极:“打,直到本王得到满意的答案,如果……打死亦无妨。”
  
  上官云萧惊怔在当场,在十四叔心里,事关这武试主题泄露……王叔处事向来果断直接,却让人最是难以招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