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元立道章节目录 > 第两百五十九章 纨绔子弟 下

第两百五十九章 纨绔子弟 下

    董鹡鸰被封禁了,到现在还没有办法恢复自由身,而徐彦虎根本就拿那壶酒无可奈何,到了现在,能够动手的也就只有黄英杰了,只不过黄英杰这个人在敖青礼这里从来都是最后的底牌,敖青礼怎么都不会想到居然会在这种情况下要黄英杰出马,这对于敖青礼来说就是一种大大的侮辱,很离奇的脑回路,对于敖青礼来说,不管这壶酒是不是会被他取走,苏子瞻的性命他是要定了!
  
      对于自己的少主人,黄英杰还是很了解的,他作为一个大天君修士之所以会成为敖青礼的护卫,完全是因为他从始至终其实都只是听从敖瑱的命令,而敖瑱的命令就是让他听从敖青礼的安排,当然,前提条件是能够保全敖青礼的性命。
  
      对于敖青礼这个不成器的小儿子,敖瑱也算是殚心竭虑了,敖瑱这个人一共就只有两个儿子,另外还有一个女儿,女儿和大儿子都是很有他的风范,在乱星海中都是有了不起的位置,但就只有敖青礼这个不成器的小儿子最没用,不仅离开了飞天城,而且修为也是没有任何的长进,以至于敖瑱不得不让黄英杰这个得力手下来做敖青礼的护卫。
  
      对于自己的儿子,敖瑱当然是非常了解的,就是因为担心自己儿子因为做事情太过于肆无忌惮而被其他人搞死了,所以黄英杰才会被派过来,要知道,黄英杰虽然只是大天君的修士,但是在乱星海中,黄英杰做事情可是非常得手的,算得上是敖瑱的左膀右臂,而为了自己的儿子,黄英杰也派过来了,敖瑱算得上是煞费苦心了,而且还送给了黄英杰一件先天灵宝,用来提升黄英杰的实力,要不然,敖青礼这些年在乱星海中的日子可不会这么好过。
  
      言归正传,眼见徐彦虎都没有办法取走苏子瞻放置在桌上的玉壶,其实不用敖青礼说话,黄英杰都会动手了,虽然不喜欢敖青礼,但作为敖瑱最得力的手下,敖瑱的吩咐他永远都会全力以赴的执行,所以在黄英杰心中,敖青礼的地位和敖瑱一样,更别说现在的黄英杰已经得到了敖青礼的授命。
  
      起!
  
      徐彦虎不是无能之辈,对于这个不朽之王的同事,黄英杰还是很清楚的,尤其是徐彦虎本人更是一个天生神力的家伙,修炼的功法也是以体修为主,天赋神通也是一种特殊的大力神通,论力量,黄英杰在徐彦虎这里也是自愧不如,而现在面对着那看起来好像是很普通的玉壶,徐彦虎居然是无能为力,在这种情况下,黄英杰的准备肯定会很充分。
  
      不过很可惜,此时此刻的黄英杰已然是血脉膨胀,整张脸都充斥着血红色,但那在苏子瞻手中轻若无物的玉壶此时此刻却是让做好了充足准备的黄英杰都是毫无办法,黄英杰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况,一只玉壶而已,居然是让他毫无办法,这种感觉很不好,但同时,黄英杰的神情也是非常凝重,他拿不起来玉壶没关系,关键是这玉壶本身并不是很特殊的东西,能够做到这一点,那就说明眼前这个名字叫苏启年的年轻人恐怕是很了不得。
  
      退回一旁的黄英杰感受了一下自己手中的先天灵宝,心中稍微安定了一些,在他看来,这个苏启年应该是和之前玄元世界之中忽然冒出来的那些隐匿修士是一样的来历,目的是后面的黄金大争之世,不到万不得已,这些修士都是不会动手的,而且有先天灵宝在手,黄英杰的底气也是要充足许多!
  
      “看来这壶酒是与你无缘了!”苏子瞻笑了笑,随手将那玉壶提起来,没有理会黄英杰还有敖青礼有些难看的神情,将玉壶收起来之后,苏子瞻带着笑容慢慢走向敖青礼,苏子瞻的脚步并不快,但是在敖青礼身旁的黄英杰看起来,这却是很恐怖的脚步。
  
      作为敖青礼的护卫,黄英杰很清楚自己的工作就是要保证敖青礼的生命安全,之前在面对一些对头的时候,黄英杰从来都是没有感受过此时此刻的情况,苏子瞻的每一步都好像是走到了黄英杰的心底,没走出一步,他就感觉自己的心脏好像是被踏了一脚,而当苏子瞻踏出第七步的时候,黄英杰的面色一白,紧接着便是从嘴角还有双耳都流出了鲜红的血迹。
  
      受伤了!黄英杰就这么受伤了,他自己都完全没有搞明白自己是怎么受伤的,而现在黄英杰受伤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事情了,因为此时此刻的黄英杰很清楚,眼前这个年轻修士的实力完全超过了他的想象,就算是有主人给他的先天灵宝也是无能为力,因为以黄英杰的推测来看,此时眼前这个年轻人是一个道神,在这种情况下,黄英杰根本就是毫无办法!
  
      禹步的威能还不错,虽然苏子瞻已经很久没有修炼禹步了,甚至于将这门神通步法都束之高阁了,但当苏子瞻到了现在这个境界,很多神通都已经是可以做到信手拈来,因为很多东西其实都是相同的,一法通万法通,有许多神通苏子瞻从来没有修炼过,但现在的苏子瞻如果是要施展其实是没有任何问题的,因为他可以用自己的元神重新架构出同类型的神通威能,说白了这不过是对大道法则的运用不同而已!
  
      敖青礼虽然是纨绔,但他可不傻,在这个时候,他原本心中所有的傲气都是消失不见了,就连身旁那让他恨不得立刻提枪上马的美人都是已经提不起他的兴趣,或者是他已经没有心情再想女人的事情。
  
      “你想要做什么?”敖青礼有些色厉内荏,“这里是乱星海,我父亲可是乱星海的第一个高手敖瑱!”说道自己父亲的时候,敖青礼好像是有了更多的底气,原本有些哆嗦的双手也是平静了许多。
  
      “敖瑱?”苏子瞻挑了挑眉头,“龙族的败类而已!”本身就是要来找敖瑱,苏子瞻的话不可能会好听,话音刚落,就听敖青礼忽然传出一阵好似杀猪一般的叫声,紧接着,敖青礼的整只手臂就这么跌落在地面上,到了这个时候,黄英杰才是看到了那闪过的金色光辉。
  
      “今日我断你一臂,你可有怨言?”论嘴炮的能力,苏子瞻还没有怕过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