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懒女改造:软妹养成系统章节目录 > 第七百零九章:

第七百零九章:


  第七百零九章:
  那一瞬间,叶璟染在发出这样的感叹时,看着屏幕上的那个女生,眸光柔和了下来,像是在注视着一件十分珍贵的东西,让他不舍得将视线转移开来。
  系统看着自家创造者这样的表现,不禁感叹,恋爱中的人啊……
  它是不能够体会自家创造者此刻的心情的,但是看到自家创造者和宿主两人能够好好的,它觉得特别的欣慰。
  当然了,叶璟染在说这样的话时,是避开了白一棠的话,若是按照自家姑娘那个性子,听到自己这样的话,说不得一高兴,就撂下担子不做了。
  虽然,现在这个情况,明摆着自家女朋友很在意这一件事情,不过也说不准她会不会改变主意。
  女人总是善变的,自家姑娘虽然还是女生,但是这一点共同点在自家女朋友身上表现得很明显。
  这种话,心里面想想也就算了,当着自家姑娘的面,叶璟染是不敢说的,免得又惹了自家姑娘生气。
  按照姚泽哲他们几个男生给自己出的主意,就是不管女朋友做什么,就算是做错了也好,女朋友都是正确的,而作为男朋友就是在她身后默默地善后,再次发生类似的时候,适时的提醒一下,不至于重蹈覆辙。
  姚泽哲和小明同学他们两个人是过来人的,而且他们两人跟他们女朋友都相处得很好的样子,让叶璟染对他们两人所说的话,深信不疑。
  小伙伴甲乙丙三人虽然还是单身,但是明显的,他们在感情方面,比他要有经验得多,叶璟染也会采取他们三人有时候所提出来的建议。
  至于让他以女朋友做什么都是对的这一点为宗旨,是姚泽哲他们几个人共同都提出来的,这么高度一致的话,让叶璟染不得不信。这是前人经历过,得出来的宗旨。
  白一棠沉吟了好久,才道:我明白了!
  叶璟染略一挑了挑眉头:[嗯?]忽然听自家姑娘没头没尾的说了这样一句话,叶璟染有些没反应过来,自家女朋友说的是什么意思。
  白一棠以为叶璟染是没听明白自己的意思,便道:我明白你的意思,我会好好想一想,要怎么做才好。
  她没有用之前仗着有叶璟染在,就有些无所谓起来的语气。
  因为她意识到了这一件事情的严重性,况且叶璟染说的没有错,一次例子并不能够说明什么事,是自己想得太简单了,没有想到,这个世界并不是只围着自己一个人转的,不可能完全按照自己所想的来。
  她如果真的要让对方得到应有的惩罚,单单靠入侵对方电脑是没有用的。
  就像叶璟染所说的那样,对方不可能将证据留存在电脑里面。
  她想到了一点,那个变态老师已经被人曝光了出来,他身后的那些势力应该也有所惊动,会更加谨慎,不会轻易的露出马脚来,这让她想要继续深究下去,变得困难了起来。
  不过......
  叶璟染这个时候突然间开口说了一句话,打断了她的思路:[你还记得,之前初中的时候,郝佳敏那一件事情是怎么解决的吗?]
  白一棠听到叶璟染这样问,微微愣了一下,没明白自家小伙子突然间问这一件事情干嘛!
  白一棠:怎么了?郝佳敏那一件事情怎么了吗?她那一件事情,难道跟我们学校那个变态老师有关联吗?
  她在听到自家男朋友提起初中那会儿的事时,就觉得,叶璟染这个家伙是不会说与他们学校无关的事情来的,既然他说口了的话,那就只能够证明一件事情。那就是二者之间有所关联,他想要提醒自己什么?
  白一棠一想到,郝佳敏的事情,跟他们学校的事情有关联,更是认真了起来。她微微皱了皱眉头,没想到,那么久之前,跟他们学校现在所发生的事情,居然还能够产生交集。
  叶璟染看着屏幕上皱起了眉头,已经在认真思索着着两件事情是否有关联的姑娘,不由得觉得有些好笑。他不就是提起了郝佳敏的事情而已,结果自家姑娘这一小会儿的时间,到底是想到了多少事情啊?
  叶璟染很无奈的告诉自家姑娘:[没关联,你不用想太多,我就是想要提醒你一下,当时是怎么解决郝佳敏这一件事情的,你还记得嘛?]
  听到叶璟染这样问,白一棠将许久之前的记忆重新翻找了出来。因为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白一棠并没有刻意去记住,回想起来,稍微浪费了一点儿时间。
  她回想起来,当时郝佳敏那一件事情最后是怎么解决的之后,点了点头,回应了自家小伙子的话,问道:我想起来了,只是你问这个干嘛?
  叶璟染没回答白一棠所问的这一个问题,而是问她:[你还记得那个叫小志哥的人吗?]
  白一棠点了点头,说道:嗯!刚才没想起来,现在想起来了。记得,怎么了吗?
  [想提醒你一下,如果你真的想要做什么的话,或许你可以找小志哥了解一下情况,他那里或许会有什么情报也说不定。]
  叶璟染能够说到这个份上,是肯定小志哥那边会有什么消息,所以才会开口说的吧?听到自家小伙子这样说,白一棠可不相信叶璟染这个家伙,如果没有确定对方是否有关于这一件事情的消息,还特意跟自己说这一点的。
  白一棠很肯定的说道:你既然能够说起小志哥的话,那就肯定是他那边知道什么,对吧?
  叶璟染听到自家姑娘这么肯定的话,不由得小声嘀咕:这平时都没有表现得这么机灵,今天怎么反应这么快?
  系统:要是自家宿主这么多年没有一点儿长进的话,那就太丢人了。
  [也可以这么说吧!你看,是不是要找个时间,回家一下?]既然都已经被自家姑娘给猜出来了,叶璟染也打算继续装神秘下去,直接说道。
  白一棠点了点头,说道:既然你这样说了,那是应该找个时间回去才是。
  这妹纸雷厉风行,说做就做,一说要找个时间回去,便开始琢磨着先给老爸老妈打电话,然后就是订票,要订高铁票还是大巴之类的,再然后就是要准备回去的东西,比如得带一点本地特产回去,以及坐车需要用到的东西,都得提前准备好。
  叶璟染看着自家姑娘准备了纸和笔,专门来记录自己需要准备的东西,需要做什么事情,不由得有些黑线。感觉自家姑娘这样的举动有些太夸张了一点,不就是回家一趟吗?至于做这么多准备吗?
  叶璟染刚想要开口吐槽自家姑娘的行为,就发现自家姑娘她们宿舍来人了,就没开口说话。
  白一棠正刷刷刷动笔在纸上写着需要带的东西,以免到时候买的时候,买漏了。听到开门声,回过头看了一下,是珍芝回来了。
  她下意识抬起头看了一下时钟,竟是不知不觉就到了九点多了。
  珍芝手里面提着东西,脱了鞋子走进了宿舍里面,只看到一棠一个人,开口询问道:“就你一个人吗?她们呢?”
  “你是忘记了唐淼上游戏了吗?”白一棠翻了一个大白眼,她出门的时候,唐淼已经在游戏里了,她还能不知道唐淼去哪里了?
  珍芝嘿嘿笑了笑:“这不是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吗?对了,佳云去哪了?”她一边说着,一边将手里面提着的东西放在了小桌子上,对白一棠询问着,一边还瞧看了一下。
  “她在你出门之后,也出门了,跟小明同学约会去了。”白一棠说着,一边认真的检查了一下自己在本子上记着的那些东西有没有错漏了。
  珍芝听到一棠的话,点了点头,眼睛一瞥,就撇到了一棠拿着本子,在本子上涂涂写写的动作,有些好奇地凑过去瞧看了一眼,这什么鬼?
  珍芝一瞧见本子上所写的内容时,不由得微微皱了皱眉头,嘴里面念着出了声:“口罩?话梅?面巾纸?......”这妹纸嘴里面念出一个词,眉头越是紧皱。一棠这个家伙到底是写的什么鬼?
  “一棠,你写这些是干嘛的?”珍芝看一棠这个家伙又是在上面添了几笔,她看着只觉得奇怪,一棠这个家伙在本子上写这些是想要干嘛?看看上面记录的东西,感觉......一棠这个像是要出行啊?
  白一棠正在检查有没有写漏的地方,随口回答:“我打算回家一趟,回去坐车的时候,需要带上这些东西。”
  “诶?!你要回家?家里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吗?为什么突然间想要回家?”珍芝听到一棠的话,表现很震惊,当下声音便有些控制不住,拔高了起来。
  话说完了,珍芝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的反应有些太激动了一点,唐淼还在睡觉呢!赶紧捂住了嘴巴,只是话都已经说出来了,这会儿捂住嘴巴,其实也没有多大作用。
  白一棠扯了扯嘴角,扫了她一眼:“你这话是怎么说的?难道一定得是家里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才会想要回家吗?”
  珍芝一屁股在一棠旁边坐了下来,不以为然道:“可不是嘛?之前咱们放假的时候,你都没有想着要回家,我总觉得,如果不是家里发生点什么事情的话,你是不会回家的,要在咱们学校这里扎根的那种感觉。”
  “有你说得这么夸张吗?我不过是懒得出门,不想坐车而已。”
  珍芝挑了挑眉头:“哦?是这样的吗?那你现在为什么突然想着要回家了?”
  “你不用这样看着我,家里没啥事,就是突然间想回家了,我想我老爹老妈了。”白一棠在这个时候,狠狠地深情了一把,故作犹豫的样子。
  珍芝一巴掌就给挥了过去:“我听你瞎说啥呢这是,信了你的邪,说什么想你老爹老妈了,我还真看不出来。”她下手可没有一点儿轻重的,因为知道她这一点力度,对于一棠来说,根本就不疼。
  白一棠配合着珍芝的动作,脑袋歪了歪,做出一副受到重击,颓废不起的动作来。
  “嘿!别装了,赶紧给我坐好,回答我刚才的问题。”珍芝见一棠半天没动作,保持着被自己拍了一下,歪着脑袋的动作没动,简直被一棠逗笑了。“别以为这样子,就能够糊弄过去,不回答我问的话。”
  “说,你怎么突然间就想回家了?别用刚才那个借口敷衍我,我可不相信你刚才的话。”珍芝不相信白一棠刚才说的话,是有原因的,一棠这个家伙平时都不给家里打一个电话的呢!怎么可能会因为想父母了,专程跑回去一趟?
  她觉得一棠对自己这样说,完全是在糊弄自己的,以为自己真有那么傻。
  她要是想父母的话,平时怎么没见她打电话回去询问?
  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一棠这妹纸跟家里的关系不好,所以才放假的时候不回去,连电话都不打一个。也就只有他们几个比较亲近的人知道,一棠这个家伙不喜欢打电话,不喜欢接电话,不喜欢出门,怪癖多得很。
  白一棠重新坐好了回来,一本正经道:“我可是很认真的回答了你的话,我确实是想我老爹老妈了。”
  “你觉得我会相信你说的话吗?”珍芝面无表情的看着一棠,她觉得,一棠这个家伙是把她当成傻子了吧?这么粗劣的谎话,她会信?她看上去就这么容易受骗吗?
  白一棠耸了耸肩膀,无所谓道:“我都已经说了,信不信由你啊!”她也不管珍芝到底信不信她说的话,便掏出了手机,准备查查明天或者后天的车票还有没有,得早早订下来才行。
  “嘿!”珍芝见一棠说完了之后,也不管她的反应,掏出了手机订车票,她有些郁闷。听一棠这样说,她心里面的笃定有些动摇了起来,难道是自己误会了一棠,这妹纸真的是太......太想家人了?
  珍芝心里面是极其嫌弃的挤出那一个字的,她知道用这种黏乎乎的字眼放在好友身上,都让人忍不住抖了抖,太不符合一棠了。